論年輕人置業問題

近日又見到好些講香港後生仔買樓問題的言論。
我從中觀察到的是:
1) 香港社會有種潛意識,把房屋視為奢侈品。我所謂奢侈品,是指認為房屋並非生活必需品,而是生活以上有餘力才要的東西。
2) 認同「後生仔俾心機努力儲錢買樓」論者,多為一些較能上流,對買樓有希望的人。

我不認同房屋是奢侈品。我認為房屋是一種生活必需品,該人人有屋住。
我這麼一說,正常人心裡都會爆出一堆「難道香港要共產主義」﹑「民粹」的說話。
但我們看看新加玻,新加玻大力興建房屋,讓當地人有屋住,新加玻的經濟不是很好嗎?他們又是否「共產主義」?
把房屋視為生活必需品,並不必然是洪水猛獸,問題只在於我們如何以政策配合核心社會價值。

現在的香港,「房屋問題」已成為青年一代的共同問題。那不是飲不飲紅酒那樣無關痛癢的問題,而是很實在地影響著香港人結婚﹑生育,影響著個人生命,影響著社會人口發展的問題。
如果我們希望香港能持續發展,就應該想辦法留住香港人,讓香港人安心延續下一代。
否則,我們只有透過移民來補充人口。然而,現在中港之間的那種是殖民而非移民,不是叫移民來適應香港,而是叫香港適應隨殖民而夾雜帶來的「中國式價值」。
對好些人來說,他們會覺得這沒問題,那對此我亦無話可說。

亦聽說過有種言論,是告訴年輕人該投資,好讓自己能上流置業。
我只能從個人層面認同「上流置業」論,然而那斷不能在社會層面上解決住屋問題。
我談的不是那些做ibank的﹑做政府工的人他們自身能否置業生育的個人問題,我談的是一整代人的問題。
社會中不可能人人成功上流。
單單是年輕人,好普遍的都是畢業後欠政府十多萬學費,做一份萬幾蚊人工的人。當中沒父蔭者,有幾多機會能上流?未能上流者,我們的社會應如何看待?
「上流置業」論,往往流於成為能上流者的個人夢想,而對於未能上流者,在這論調下我們只能視而不見,或是視他們為失敗者。

這整體環境問題,不是部份人的上流能解決。反而部份人的上流卻會成為普遍基層未能置業的合理理由。
解決問題的重心該是,我們香港人的社會核心價值是什麼,我們的社會視怎麼樣的生活為一個最低合理水平,而保障人人能至少過那最低水平以上的生活。

常常感到很可悲的是,我們沒有一種信念告訴我們,社會維持市民有某個合理生活水平是一件合理的事。
我們也沒有一種信念告訴我們,社會中如何運作才是公義。
或者其實社會也有人有這些信念,只是在社會中只之視為「不同價值,各自9up,完」,而非成為大眾理所當然的合理期望。
這樣的香港怎可能出現真正長治久安的安居樂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