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主派變革

船運業行情不樂觀,各種環境因素不樂觀,我公司都蝕緊錢。
船運業既大公司大可食老本,很穩陣,但無法面對環境轉變,長遠慢慢被淘汰。
我公司(及一些其他公司)提出IT digitalization變革,叫做有一個宏觀視野願景。
其實幾慶幸,因為這世界很多人都很短視,看不到願景﹑視野,寧願慢慢被淘汰,都不願去搏一鋪。

你看看香港人﹑泛民就明白,根本是同一個問題。
當中不乏高學識﹑理論知識的精英中產,但有話事權就是欠缺宏觀視野﹑與時代脫節的人。
泛民多年內在不變革,最後外在環境自然而生就出現了本土﹑自決派。
待到2016年,香港泛民主派,風高雨急時正正要面對很多變革過程的問題。

之前老闆share俾我地睇果篇講「Two speed」的文章,帶出新舊並行協調的重點,
其實反過來可以apply到香港泛民主派問題上。
但當然,困難比較大。
因為一間公司有領導人,但香港泛民主派群龍無首。

點都好,坐埋同一條船,我冇外國護照,未來既事我都係同所有香港人一齊面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