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國破滅,弊在賂秦

何俊仁辭職:仍信路線正確

六國破滅,弊在賂秦

「民主黨需要更新形象,要活化和年輕化」
民主黨一路走來,是靠八九六四,早年泛民建制意識形態壁壘分明,是故以為生。
多年以來,如果可以做的也早做了,對於他們能改變社會,民眾也開始有所質疑。
他們只有民主的光譜,及後有其他泛民政治團體掘起,他們同樣支持民主,但光譜比民主黨更明確:
有比較支持抗爭的社民連;
有比較支持抗爭但相對社民連溫和及有搧動性的人民力量;
有擁護司法系統﹑吸納中產的公民黨;
後來還有代表基層﹑工人的工黨,前身為職工盟﹑街工等。
民主黨相比下就面目模糊,支持他們的很多都是一些沒有其他明確光譜政黨代表的民主溫和派。

泛民建制選民一直以來比例上維持所謂6:4的黃金比例。
作為泛民龍頭大哥,他們樂於繼續以民主為生計,安於現狀,繼續龍頭位於,自不甘心地盤被蠶食,所以民主黨的轉形需求早已潛在。
此為民主黨作出五區公投/補選之時與泛民決裂之遠因。

及後五區補選/公投行動之時,社民連及公民黨也參與了,此時民主黨不參與就失去泛民龍頭大哥之地位,但參與又可能得失溫和選民。
進退兩難下,此時民主黨的決定是與泛民決裂,與中央談判政改方案。
民主黨的盤算是,此棋既可打破民主黨多年無所得之話柄,又可找到與泛民政黨們不同的定位,意圖延續民主黨的壽命。
的確,最終政改為民主黨帶來2席,但當初與泛民決裂,卻令他們得不償失。
這得不償失,不代表大部份人支持公投,不代表人們支持抗爭,而是因為他們選舉時說口號企硬2012雙普選﹑天生硬骨頭etc,但到頭來卻妥協。
即使是溫和選民,早有所質疑下的他們也不是完全的信任民主黨。
選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企硬,什麼時候妥協,一個政黨光譜不明確,立場又搖擺,就很難吸納支持者。
五區補選/公投,是民主黨出走的關鍵時刻,亦是泛民決裂之爆發點。

由民主黨出走帶來的影響有二:
1)民主黨出走本身削弱了泛民的團結及信任,但沒有民主黨就不夠關鍵反對議席數目。這引起了泛民內部的混亂。
2)民主黨所失去的選票的爭奪引起泛民之間的內哄。
之後因為追擊民主黨問題又引申出社民連內部分裂(其實社民連內部亦有問題)。
然後形成人民力量的出現,部份勢弱的基層政治團體組成工黨。
其後天下大勢就形成群雄割據,各自為政的局面。

現在民主黨要更新形象。
活化是什麼?年輕化他們就能夠爭一日之長短?
現在投民主黨的人,很多都是對含淚投民主黨﹑對民主黨有情意結的中年人,走年輕化路線會否自我毀滅?
其內部接班人青黃不接的問題,他們現在才發覺是否後知後覺?

歸根究底,他們始終不肯面對中年危機,接受不了時代已經淘汰了他們的現實。
如果他們早點發覺內部青黃不接,如果他們接受時代轉變,顧全大局放棄龍頭大哥地位而去幫忙吸納民主意識形態剩餘的光譜,他們現在會活得更好。
六國破滅,弊在賂秦。
連橫破合縱,是六國破滅之因,民主黨選擇賂秦,亦是演變泛民亂局之起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