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思想是對香港的對症下藥

子路和冉有向孔子請教同一個問題:
聽到一個很好的主張,是不是應該馬上去做?
孔子卻作出不同的回答。
他對子路說: 家裡父兄在,你應該先向他們請教再說,哪能馬上去做呢?
而對冉有卻加以肯定: 應當馬上就去做。
站在一旁的公西華想不通,便問孔子這是為什麼?
孔子開導說:冉有遇事畏縮,所以要鼓勵他;子路遇事輕率,所以加以抑制。

這是因材施教的故事。
孔子「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究竟他說的哪一個道理才是真理?
孔子的想法是,思想教化,是應該視乎受眾而言,而不能一概而論。

一套思想,一套理論,在探討時,無論係講緊聖經定陳雲,一定要切入當中既文化背景角度。
思想﹑理論,除左係滿足人對知性既探索,同時亦都係影響社會既工具。
歷史上,未見有過一種思想﹑主義是能解決所以問題同時又完全正確的;但可以見到的是,思想往往是意圖指出人類在歷史上走的方向。

陳雲果套,固然不能完美地滿足道德高地要求,但其實佢只係試圖指出一個方向。
你可以睇下,今日香港係傾左去邊面,佢果套理論,唔係apply落歐洲,唔係apply落台灣,而係apply落香港,佢套理論係對症落緊藥(醫唔醫得好另一回事)。
對犬儒麻木既香港人,如果你係孔子,你會教佢地忍耐﹑沉默?定係教佢地不平則鳴?
本土主義,其實係將「離地抽象」既政治拉翻到去人既現實利益,從而令人關心社會。

o係社會底線現正日益倒退之時,
我覺得學術地探討乜野係香港人唔係唔得,但小心會好易side track自己。
更重要既係…
我存在,我存在as一個香港人,這是無容置疑的,這是經驗而非理性的。
我會去關心自己,亦會去關心香港呢個我所屬於既地方。
本土主義,係想多d香港人有呢種覺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