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作的孽

尋晚發左個夢,覺得個夢主線唔錯,所以將佢改左少少,作成一個鬼故。

--------------------

我們身處在一個陰森的房間中。
時間越來越接近十二時,大家都越來越緊張。
我深呼吸了一下,再從頭想起這件事的因由……

早前與身邊幾個朋友也諸事不順,所以我們找了一位道長看看。那道長是位法力高強的道士,世事都能給他看透。他一看就說我是前世作的孽。
他說我前世和那幾位朋友合謀殺了一個女人,她現在知道我們是前世殺她的人,所以要來報仇。
化解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在今天午夜十二時的時候,與那幾位朋友到這個地方和那女人說清楚。

阿武點起一枝煙,然後道:「我們前世為什麼要殺她?」

我道:「道長並沒有說,我也沒有問。反正殺了就是殺了。」

阿佬有點神經質地道:「什麼也不知道,我們又怎麼跟她說清楚?傻的嗎?」

阿傑道:「別吵了,大師不是說早安排了嗎?在這個房間裡,她傷害不了我們的。總之在她來了後,在這裡慢慢說清楚就好了。」

我悶納地暗地自言自語:「那也不用安排在一棟鄉郊荒廢大廈中如此陰森的一個房間吧……」

距離十二時還有半分鐘,大家都不再說話了,凝神準備著不知是什麼的事會發生。
我看著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寂靜無聲。

阿佬道:「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到。」

我道:「嗯,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到。」

阿武道:「好在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到。」

阿傑道:「希望真的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吧。」

阿武道:「我們被那『世事都給他看透了』的道士騙了吧。他收了你多少錢?」

我道:「十萬元……我聽說他是真材實料的。」

阿佬道:「算了吧,白驚一場。下次你與其拿十萬元給那些神棍,倒不如送給我買樓吧。」

我道:「這裡很陰森,我們還是快走吧。」

阿傑道:「去吃宵夜定一定驚吧。」

我們離開了那裡,走到街上看到燈火通明才定下神來。
阿佬提議到到對面街的打冷鋪吃打冷。大家也一致贊成。
我們叫了很多菜,叫了半打啤酒。邊吃邊談童年往事,說說笑笑,飲飽食醉……

我突然迷迷糊糊地張開眼,四下已無燈光。
我再望清楚,是在天台裡,很多啤酒樽。
好像回想起來了,在剛剛吃完宵夜後,大家還是覺得不夠痛快,便買了很多酒上天台再飲。

「你終於醒了……」

我答道:「是的……我好像喝醉了。」

「你喝醉了,把他們都從天台扔到地上……」

「什麼?」

我衝到天台邊緣一看,地上有三具屍體,正是阿武﹑阿傑與阿佬。
我突然醒一醒,那麼跟我說話的會是誰?我回頭一看,什麼人也沒有。

「你也跳下去吧……」

「你是誰?……你是誰?……我認識你麼?」

「跳下去吧……」

迷迷糊糊的,腦袋開始發麻,我開始覺得天旋地轉,向前踏出了一步。

「下去吧……」

我跳了下去。

在半空中,腦袋才突然清醒過來。

其實這個我並不真的是我。
這不是我真正的今生。
這是我的前世。
我終於知道我的前世,也終於知道我的前世是怎樣遇害。
我認得那一把女鬼的聲音,那是我今世所認識的一個人的聲音。
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