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申左與右的個人立場

我是偏右的(我估我係掛),但我都認同,其實好多問題其實都係政府責任最大。

左派認為不太大深度廣度影響的「自由行﹑床位﹑學位etc」,我覺得是對香港人生活有很大影響的,不能說不太大深度廣度就帶過。

我不歧視大陸人與新移民的,但我不喜歡周街柯﹑推車仔周圍衝的行為。(我不是指所有大陸人也如此)
我也不喜歡香港變成大商場,不喜歡同街珠寶店﹑名店,而這些是因為自由行而來的。
人口政策失敗問題,我認為大陸人與新移民的確是很大根源。
至於矛頭(責任),我也認同是應指向政府。
所以我個人會做的,也就是屌政府而已。
日常生活個人層面,我從不因國藉血統而歧視任何人。
但從社會層面,我覺得是應該來源管制,減少來香港的內地人(單程證)及自由行。

有一點個人對右派的推測,我覺得是值得商榷但我也不敢肯定的。
右派如陳雲者,其論述﹑主義中有些內容是針對大陸人與新移民而比較激進或搧動性的,可能是一種手段 —— 一種藉激化而向政府施壓的手段。
假設此描述屬實,我也不願多從道德層面上去多加斥責或辯護,我會選擇避而不談。(其實我不應該如此誠實說出來的sosad)

如果這是火鳳,那麼我那種價值觀大概是張飛那種,有點黑暗兵法意味,但心底裡還是無忘撐公義的初衷的。不過我的價值觀是「大義相對小義」中的大義。

老實說,我也討厭政治,其實亂世紛紛,我也不想太有個人立場,我是prefer靜靜聽聽不同人意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