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流,無題,隨言

昨天其實想起一個一段日子沒有contact的朋友。
生活,總是不斷的思想衝擊。
有時生活中一剎那的感覺,會教人反彈出很多東西,而有些是一些突然記起的事。

那是一個很有智慧的朋友。
與我有點相似,卻又不全然相似。
大家也是想很多東西的人。
但我是一個比較過份善良的人,而他則成熟練達世故得多。

在我很年輕的成長背景中,我一向也是張白紙似的獨路人。
我在年輕時,常覺得自己不太懂表達內心想法,別人不了解我的想法。
無論是面對家人,還是朋友,也有那種莫名的孤單感﹑疏離感。
所以我就慣了自己思考。
但其實這也是一種溫室的環境,獨路人是不會受傷的。

當一張白紙遇上世故,是能做成很多思想衝擊的。
那年,是進大學那年。
或許,我說不上,或許我真的因此而有些butterfly effect的。
(至少我也因為反思一些人生問題,而自此偶爾把雪櫃裡的食物拿出來不叮就去食。
別人會笑我很傻,我也明白我是一個傻傻的人。)

----------------

(由這裡開始比較1999難以理解,未必有什麼意思,就是意識流而已,所以可以skip及不用深思太多。)

人生就像一個盤旋向上的東西。
人生的方向往往像劃一個圓,思想心態不斷的遊走,最後卻發覺劃了一個圓回到起點。
但即使是回到起點,卻已不是再在同一層次上的了。
然後又不斷的周圓復始。
這就像是不斷的盤旋向上。
(其實講出黎真係未必有人明…INFJ的高度複雜的世界往往只有同樣是INFJ的人才會明白sosad。)

現在,只是走了一兩個圈。

想想近來心裡有些什麼keywords/心理題示?
「反樸歸真」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還原基本核心精神」
「純粹」
「本質」
「公義」
…etc

我的內心世界,其實常常是在純粹思想探索的層面遊走。
意即,我就是那個盤旋向上的東西當中。

但其實有一種思考,是我不會常常做的。
那就是站在更高層次,縱觀著自己由過去到現在,那個盤旋向上的東西,用一種比較超然抽離的角度去看這個盤旋向上的系統。

而現在卻喚起了這種思考。

當下的我,是回到那時的位置(但不同層次),同樣也是一個像白紙的善良的人。
不同的是,那時候的我,是不懂保護自己,也怕風吹雨打。
但現在的我,單純不止是一種個性,而更是一種信念。
我相信我的信念,能讓我走過我的路,能讓我不怕風霜。
那即使一種不卑不亢立身天地間,無愧於心,信天地有正氣的信念。

我這種人,至少在盤旋至當下的位置的我,是有一點佛性的。
我不理會地上有沒有刀,我不拿起刀。
我望著這世界,我只是用眼看著別人的心,而不理會附近的刀。
我是看別人心中的善火的,我是信善的。

當然,又如果現實地,你跟我談香港政治什麼什麼,我則不會是個仁者,我會伸出我的拳頭。
感覺上,我覺得自己不是佛那類型的,而是像RPG遊戲中的「聖騎士」。
我的意思不是「白騎士」,也不是「黑騎士」。
而是不如白般完美,也不像黑般偏執,一種很人性的卻堅信正義的,for the sake of justice,並不斷人性地反省正義的「聖騎士」。

----------------

已完全off topic了…

很多謝那朋友令我學懂不少道理,與及介紹給我聽很多很好聽的歌。
後來我也是自立了的,但我還是記住一份平淡的感恩。

----------------

其實現在的我,都是傾向用淺白與及能與別人溝通的言語說話的。
我已很久沒有打這種隨意識流而轉的1999的文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