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來…

一路走來,如果說我心底裡的核心價值。
那一定不是錢,而是自由﹑公義﹑憐憫。

 

 

2010年頭,反高鐵。
我偶然看到中大mass mail參與反高鐵的item(好日也不會click來看,總覺冥冥中自有主宰/因果),然後就開始了解﹑上街。
反高鐵,我所尋求的是程序公義 —— 一種沉默大多數看不到的事。
15/1及16/1,那一晚我沒有回家。
我在中環一間麥當勞,買了一個餐,坐著,過了一夜。
最後看著高鐵議案通過了,修訂議題全否決了。

由那時開始我就開了眼,眼界不再流於個人層面,開始去看看社會層面的事。

 

 

然後大概就是五區公投。
五區公投當中的理念是一個比較抽象的東西,在實行上有很多困難,在傳達上遇上很多阻力。
很多政治紛爭也始於那時。
我是真的關心香港,想為香港好,但現實比人強。
回頭再望,其實即使沒有五區公投,香港也是會趨向今日的局面。

難過,當然難過。心灰意冷,當然心灰意冷。
就像那個晚上,大多數人都在熟睡,我卻坐著過了一夜。
我在等待黎明。

 

 

當中還有一兩次的71遊行後留守政總。(忘了哪年了…)
這些事只有一些真的很留意及記念香港社會事件的人才會記起的吧。
我參與過最激烈的那次,其實也不算太激進,就只是很多人繞手圍在舊政府總部的大樹下訓低,然後被警察清場抬走。

那時的我,算激進嗎?家人會這樣認為,朋友會這樣認為。
但即使我今天站的位置後了(keyboard fighter﹑普通非最前線參與者),我也不認同當初是太激進。
因為我看到了香港的走向,我知道這樣走不會有未來。
可以和理非非的話,難道我不想?抗爭是因為看到沒有選擇。

被警察清場抬走的時候,我心裡想的今天還記得:
你可以抬走我的人,但你抬不走我的信念。
你可以「抬走」這一次的活動,令它覆亡,但我的信念會堅韌地活下去。
你可以把當下眼前的都壓碎掉,但自由﹑公義的普世價值,終有天在社會能彰顯,你壓不碎。

我在等待黎明,卻遇上漆黑的晚上夜難眠,問有誰共鳴?

 

 

反國教,對很多人來說,是很特別的事件。
從手法﹑概念等等上來說…是與以往很不同的。
但對我個人心態上,則沒那麼特別的感覺。
我等了公民的覺醒很久了…這次是真的嗎?

大概漆黑將不再面對。
是嗎?

 

 

香港電視這件事…
我所尋求的是程序公義。
這次政治事件比較具體,所以程序公義問題也比較易呈現。

我只是做一直的我,但我沒敢寄望什麼。
我不知事情的走向。
我能肯定的是,我心裡對自由﹑公義﹑憐憫的微小信念,是微小而堅韌的。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迴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青玉案》這首詞,是沒多少墨水的我少數懂的詞,亦是我最喜歡的詩詞。
背後有複雜層面的意義。
夾雜著個人的情感意義,夾雜著我對香港社會的感情意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