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定世界的註釋:假如神是一個programmer而世界是一個程式

(利申:以下只是個人的假設,不能代表其他人立場)

我是一個programmer。
為著某些源故,我創造了一個程式世界,創造了天地,創造了人類。
在程式世界的時間空間中,萬物運行著,人類世代流傳。

人類用他們的角度﹑他們的思維﹑他們的時間觀念去看他們世界的事物。
他們看到的永恆,就是他們世界的由始到終
他們以為時間是絕對的一條線;然而實際上,時間只是一個variable,一個迥圈,一個程式的狀態

人類的永恆(程式世界裡的由始到終),其實只是一個程式運行了一次。
我每天不斷的修改程式,不斷的運行測試,世界不斷的生生滅滅,循環不息
人類看到的永恆,不是真正的永恆。
我看到的世界的維度是人類難以想像的。
我根本不受限於程式世界的時間觀念
我根本不受限於單一任意一個程式世界之中
我可以隨意運行程式至任何一個時間點之上。
我可以隨意的修改程式,改變世界的運作

人類是有自由的嗎?
我說,人類是有自由的,同時也是沒有自由的。

人類是有自由的。(在人類的角度而言)
我在寫程式的時候,給予人類選擇的自由。
我沒有預定的親自操縱什麼事如何實際地發生(我只是預定的想著什麼事該發生),我只是寫下了法則讓一切運行
人類能夠選擇世界的走向 —— 在我的法則與我的帶領下

人類是沒有自由的。(在programmer/神的角度而言)
因為我創造這世界,是有某個特定的目的。程式該走向我的終點
所以縱使人類是有自由的選擇,但當世界的走向與我的預定想法不同時;
我可以隨意的運行程式至任意一個時間點之上修改,或是把世界/人類重寫,直至運行的過程與我的預定相同
所以只有跟我預定的世界才能繼續存在
所有跟我預定不一致的世界,雖然可能出現,但卻只會被我所否定而消亡

當人類在程式世界裡過了一天,再回頭去看那一天時;既然他們能存在於新的一天,世界沒有被毀滅,那麼過去的一天必然是我這個神所預定的。

人類會想,如果我這個神是預定了世界走向的話,那麼他們不是什麼也不用做了吧。
其實他們什麼也不做,或是刻意的對抗我的預定,也仍是在程式之中
在他們的角度,他們看的是他們的選擇會導致什麼改變,他們以為一切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但事實上,如前面所說,只有當他們選擇了的世界走向符合我的預定,世界才能繼續存在。

-----------------------

舉個較實在的例子:

想像你在玩一個電腦遊戲,遊戲中左右兩個寶箱,打開左邊那個的話會得到寶藏,打開右邊那個的話遊戲角色會即時死亡。

對一個玩家而言,過程就是這樣:
玩家先save了game
然後打開了右邊那個箱子
然後角色死了。
然後玩家發覺不能打開右邊箱子。
然後他load game
然後這次打開了左邊箱子。

對遊戲中的角色而言,他的想法是這樣的:
「我是有自由去選擇打開左邊還是右邊的。我決定打開左邊的箱子。」
然後他打開了左面的箱子,得到寶藏,歡喜若狂。

注意到有什麼分別嗎?
對玩家而言,他是試過不同的選擇的。
所謂不同的選擇,卻不可能同時存在,玩家最終必然選擇一個順從他預定走向的世界

對遊戲角色而言,他所感知的,就是自己選擇了打開左邊那個箱。
他認為自己有自由選擇,並選擇了一次。
他可能會想過自己其實可以選擇alternative。
但事實上alternative的選擇只可能存在於遊戲世界,卻不可能是存在於玩家世界的選擇(被玩家所否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