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文明的文明

其實不文明,暴力,從沒從人類的歷史中離開,只是隱藏於現代的制度與各種現代產物之中。
政府只會告訴人民:「我們現在很文明,你們要文明」。
但他們沒有告訴人民,政府用「文明」的制度暴力地統治人民,人民的文明只是盲目的服從,「文明」只是被利用的統治工具,「文明」的人民卻還自在洋洋得意。

當議會與制度失衡彊化,而並不存在合理解決方法,反抗是真正的出路。
反抗,看似不文明,看似是違反制度。
但其實這種思考角度是本末倒置的。
制度並不是絕對的,制度並不是從虛空中跳出來的。
「文明」的制度,本質乃是為避免流血﹑衝突地分配眾人利益的折衷協商方案,是以眾人為本的;制度並不能脫離這種背後意義而存在。
當制度違背了協商的原意,成為強權壓迫,那是制度違反了其本身應有意義,是制度破壞了人們選擇文明的選擇。

沒有一種自由是單靠和平與愛的口號而得到的。
和平與愛的抗爭之所以在歷史上曾看似成功過,往往是人們感動到掌有權力﹑武力的軍人/警察/政治勢力支持。
和平與愛的抗爭之所以沒有流血就成功,只是因為那是武力的冷戰爭,只是人們大多看不到這底蘊。

這情況下,在當下,人們應勇武抗爭,用各種手法爭取回一個真正協商方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