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之路

不知哪時開始,我很自然地做了魔法師。
人越大,越看到不同人生的路之間的分野。
有些人是戰士,鍛鍊了堅韌的身心,開天劈地,承擔,作戰。
有些人是牧師,學了治療之術。
每個人也有屬自己的路。

我走上了魔法師之路,我不可能有著戰士的鍛鍊,我不可能像戰士用刀擋箭。
不是因為安全與危險的問題,而是路的問題,定位問題。
魔法師作戰的方式不是這樣,而是用火球,用能量護盾……大家做的事就算一樣方式也不同。
當然,有人真的是又鍛練身心,又練法術,那些人走的路叫做魔法戰士,但我知我不是。
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是牧師,因為我從身上流動的能量感覺不到那種純正的神聖能量,更沒有那種神聖的vision。
但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是死靈法師,因為我從身上亦感覺不到黑暗的力量。

我的生命,來到今天,已不是望著別人用刀擋箭﹑用治療術的時候,而是專注自己的路,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什麼,我是什麼人,我該行什麼路,我該做什麼事。

望著魔法師的路,我看見很漫長很廣闊很豐富的領域。
火魔法?冰魔法?電魔法?秘法魔法?
我看到的vision是我是一個操作﹑塑造類型的魔法師。
但現在我的魔法水平卻只是入門。
我現在前面的是一些骰子,一杯水,一杯紙,一塊布……從小的﹑簡單的﹑基本的物件中練習我的魔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