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爭棋局

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 獨善其身

香港人是逃難的人的後代。
體現出的核心價值,並不是自由,而是生存,其次才是良知/金錢。
香港人因為要生存,獨善其身,所以一直抗拒抗爭,而抗爭的那班也是只限低成本參與的抗爭。

左膠與勇武亦非帶頭人,香港人心態才是帶頭人

現在社會有一班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左膠,去帶領當下群眾「階段性勝利」作打飛機式抗爭。
有時又會有一些只懂口頭勇武的勇武派(注意,勇武非本土派特色,亦非本土派必然特色)網上鍵盤戰士,作打飛機式勇武。
與其說左膠和勇武派是帶頭者,我認為倒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帶領著這班人。
左膠,是順著香港人的抗拒抗爭﹑低成本參與的特性而來。
勇武派,是一些不認同和理非非而走出來。但勇武派亦無法以小數力量勇武,亦無法鼓動香港人參與高成本抗爭,所以他們只能倒過頭來只做些比左膠激一點的低成本抗爭,五十步笑百步地打飛機。
所以問題根本不是勇武派不勇武,或者左膠太「階段性勝利」,而是香港人的心態。

一步棋:王道

所以如果你問我出路是什麼,我認為一定是改變香港人的心態。
正面的方法,就是做文宣,講民主,提升公民意識,做些王道的事。
事實上泛民仍然有做,但效果並不夠。

所以我認為,要配以另一著,就是配合香港人獨善其身的核心價值,讓社會問題燒到香港人日常生活的切身問題上。
我指的燒到香港人身上,除了是事實上還指在意識上,因為很多問題事實上就對香港人很切身,只是他們未必意識得到,不見棺材不流眼淚。
而這步棋實踐的方法,首先要將戰線改變。
由主要是抽像的民主制度議題的戰線,推到去地區民生議題。
讓香港人從較切身關注的地區民生議題,去發掘出問題核心其實根本是那些抽像民主制度議題。
這就是基礎的本土理論。(請閣下不要只把本土派與陳雲落地獄論劃上等號。由此角度,左膠有時其實也是很本土的。)

另一步棋:黑暗兵法

除了王道,我認為還需輔以黑暗兵法。
香港人的心態是獨善其身,怕槍打出頭鳥,所以大眾會傾向群體心態,stick to社會的一條和諧行為規範界線而行,因為大家也是站在那條線之上。
當社會有一種集體意識,是行為規範界線移動(相對激進),其實香港人的行為規範也會不自覺的跟著那條線移動。

實際的操作是,在最初一切都是很和諧的,那時候有人做拖gip行動也是難被接受的。
第一步棋,是有人去做一些較高成本的抗爭行動,例如燒國旗。
一段時間後,香港人習慣了後,仍會抗拒燒國旗,覺得很激,但他們會開始接受拖gip行動,發覺其實拖gip行動也算是溫和。
第二步棋,就是升級行動,做些比燒國旗更高成本的的抗爭行動。
這時候,香港會抗拒那行動,但會開始接受燒國旗。
餘此類推地下幾步棋。
透過慢性的社會激化,慢性地推高行為規範界線,從而降低抗爭參與成本。
這種做法是讓香港人練兵

我個人有時從黑暗兵法的角度去看一些事,縱使理念不同,倫理判斷可能是負面的;
但從整局棋的影響作論,我卻是樂觀其成
例如:和平佔中﹑支聯會主辦的維園六四晚會﹑熱血公民主辦的尖沙咀六四晚會﹑……

宏觀格局視野

如果你問我是選擇王道還是選擇黑暗兵法。
我認為是兩者皆要做,兩者也需要。
關羽是王道,張飛是黑暗兵法,劉備卻能兩者皆運用。
太平盛世的話,只需要能善用王道人材,就能做到好的政治領袖。
但在亂世,需要真正的政治領袖,能夠有一套真正論述或政治魅力,既能善納王道人材,也能妥善運用黑暗兵法人材,能遊走兩道人之間串連,納為己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