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抽水與光環

老老實實,如果政治人物做到野,我不介意那些政治人物抽水﹑拎光環,我就當是「出糧」俾對方。
政治是講本錢的,若沒有人賦予政治人物政治能量﹑光環,政治人物憑著什麼去代議政事?
讓政治人物抽水﹑拎光環,只是因為理念相同,支持其行動,而不是成為附庸,不是做人世。
嫌呢個抽水,又嫌果個拎光環,最後就永遠只能推幾個學生出來。
一方面我們既怪責大人無法做好而要年輕學子走出來,但另一方面又對成年人政黨/社運組織諸多政治潔癖,這樣其實只能滿足部份人的光環﹑潔癖心態,而無法合力抗爭,還間接孤立了學生/年輕人,增加他們的負擔。

有時光環不只是政客才拎,普通市民其實也會不自覺在拎光環。
香港人都怕﹑討厭政治。
政治潔癖﹑與政治切割,這些行為背後就是一種「去政治化」的光環。
另一個例子是「功勞論」:「你沒有恆常關注某某議題,你來是為抽水」/「我們為民主爭取了廿幾年,…..」
其實背後就是一種論功勞﹑論資格的光環,變成對人不對事。
如果香港人(政治人物亦然)一直執迷於此等光環,香港連死前掙扎的本錢也都沒有。

我說市民不用拎光環,但為什麼又說政治人物能拎光環?是否矛盾?
其實我的重點不是拎不拎光環,而是放下對光環的執著。
是人借光環予政治人物,而非政治人物拎光環。
政治人物「拎光環」亦不應是為自己臉上貼金,而只是借助眾人之力去成大事。

最後想給予一點具體的忠告。
作為一個思想成熟的成年人,面對社會之事,不應該一味的政治潔癖怕人抽水而退縮或犬儒;
而是應該多了解事件﹑各方理念,經過自己獨立思考,然後將你的政治能量﹑光環暫借往理念相近的行動,因理念而連結,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

P.S: 關於光環,我的心路歷程是……

以前自己的心態常stuck在一個處境。
我去參與社會運動,支持民主,在facebook寫status,post相,說三道四,背後其實是什麼?
我常常challenge別人,其實我亦常常challenge自己,自己做這些事背後,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民主光環」還是真心?
當一個人自我質疑的時候,其實很難找到答案的,因為自己憑著什麼去打倒自己,也會同時打倒那用來打倒自己的東西,自相矛盾,自我混亂。

最後我看破了,就憑一句「我都係普通人,點解要有分別?」
如果自己所做的卑微的事,能對社會運動﹑支持民主有卑微的作用,我一己是偽善還是真心根本毫不重要。
即使到最終我可能會發現自己只是偽善,我的良心還是會決定要這樣做,因為這是對的事,我願意承擔良心對偽善的責備。
當思想到了這個位,我就看破了,其實一切的自相矛盾﹑自我混亂,都只是幻象,是一種「去政治化」﹑「聖人」的光環,我選擇承認良心。
看破了,從此立身處世對自己思想再也不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