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議會已死

今晚立法會東北前期撥款議會,吳亮星多次不合理判決,以及最後夾硬想通過的事,大家亦有眼見議會的暴力,赤裸裸的醜陋。

我不知還有多少人對議會還存有希望。
今晚所發生的議會暴力,其實本質上四年前反高鐵時就早已發生了,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議會早就已死了。
由四年前到今天,我看得到香港的軌跡。對今晚的事,我其實亦預左會發生,只差在遲早問題。

有人說,必定會就今晚的事提出司法覆核。

我且想遠一點。
今天我們還能提出司法覆核,也許司法覆核仍是有效;
但過多幾年中共插針,慢慢換走司法機關人員,那時候連司法覆核也操縱在中共手裡了。
昨日我們相信議會,今日眼見議會赤裸裸地死去。
今日我們相信司法覆核,明日司法獨立亦會赤裸裸地死去。
我們相信香港人的良好品格,但我會告訴你將來只有香圳人沒有香港人。
我們相信的都終會一步一步失去,最後沒有選擇,香港只能抗爭。
縱使今日因抗爭無法成事而不抗爭,社會的軌跡也必逼著香港人慢慢沒有選擇,最後仍是要抗爭。
還是早點有所覺悟,看看如何幫助抗爭繁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