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賭博遊戲

賭博遊戲我大致會分兩種,第一種是「同莊對賭」,第二種是「不是同莊對賭」。 「同莊對賭」的遊戲往往是「局」,長賭必輸,若目的是求財的話則不理性。 「不是同莊對賭」的遊戲的例子是,與其他參與者們之間的零和遊戲。這類遊戲有機會是理性可取的遊戲。 而在「不是同莊對賭」的遊戲中,越多人參與遊戲,則對玩家越為有利。(獨立以此性質判斷,排除其他因素) 只有少數人參與的遊戲,會有機會玩家面對的是少數的精英,所以有機會令輸的機會變大。 多人參與的遊戲,玩家有機會從一般劣勢玩家中得益。 當然,玩家在此同時也有機會輸給精英玩家。 所以關鍵就在於,遊戲是否有給玩家選擇「場地」的空間。 盡量避開「莊」﹑「精英」,而選擇合適的場地,與一般/劣勢玩家玩,就較易得益。 當然,如果我說的只是「遊戲性質令遊戲對玩家存有優勢」,那麼豈不是對所有玩家都存有優勢?那豈不是廢話? 關鍵在於….現實世界中,往往恆常存在一班非理性賭徒,是沒有盡用遊戲衍生的策略優勢。 越是多人能參與﹑門檻越低的遊戲,非理性賭徒的比重越多。 若能選擇「場地」,面對非理性賭徒,就能較有優勢。 所以「遊戲性質令遊戲對玩家存有優勢」,前提是當事人是理性的玩家。 玩家並不一定需要是最top的那堆玩家。 反之,let’s say可能玩家的策略只需是最top的幾十%甚至是50%,然後與最劣勢的一群玩家對賭,就能得益。 (off topic, 這衍生出的一個道理就是,知道自己的定位﹑決定適合自己的「戰場」,比起自身的絕對實力,更為重要) ————————————————————————— 以上是純粹的理性分析。 所謂「賭博遊戲」,我不是只是指最狹義的那種賭博遊戲。 Generally,也是applied to 打機的遊戲,甚至是股票/投資衍生工具,甚至是社會上資源分配。 就拿社會上資源分配問題來說一些例子, 部份中產是利用相對優勢與基層博奕(or壓榨)中得到得益。 又或是,在沒有人能做大個餅的當下香港,有能力的人們(例如已上岸人士),利有僅餘的既有優勢,從劣勢玩家中壓榨利益。 ————————————————————————— […]

fortel-solar-term.js – 24節氣時間換算

依排抽返少少時間攪風水命理野,寫下code。 https://github.com/airicyu/fortel-solar-term 依個nodejs library其實只係做緊d好簡單既時間換算: 1) 由某個時間計返係邊年既邊個節氣月份 2) 估算某年既節氣月份既時間range 由於係純粹用Formula計,所以同現實測量既時間係會有所出入(around 5 min誤差)。 我寫依個library既原因,係因為我學八字想寫program/library去計。而八字係需要用節氣去定月份。 dev roadmap: 1) 寫個八字library (純粹起盤,不含analysis/interpretation) 2) 寫個擇吉日(結婚)library,擺上網free俾人用 3) 八字加少少analysis/interpretation,擺上網,類似我個fortel紫微斗數網咁樣。 4) 依排學緊奇門遁甲,又寫下d起盤library,加少少analysis/interpretation,擺上網….etc

AI後社會

李開復去TED講AI後社會。除了慣常的routine<->creative既axis去分析社會既工作,佢用多左條compassion axis去睇人同AI合作既工作。       個人感想: o係未來可能講緊幾十年時間,AI技術都仲係未「底特律變人」到,咁都應該仲可以講下人同AI既合作關係既。 不過雖然AI係令人類方便左而且多左時間,可以更注重生活﹑倫常﹑love。 但可能少數比較high end人口先可以enjoy到得益。 隨住未來一波又一波智能工業革命,首當其衝的是失業問題。 社會會越黎越多閒置勞動力,而失去工作後佢地冇錢亦冇生活,low end no job no $ no life。 科技free左d man power,而man power背後既價值(人工)係唔會交返去工作既人身上,而只會是根據supply demand重新分配。 當中利益我相信大部份會係由”employer/公司/財團”與”科技資產掌控者”(e.g: amazon, alibaba)瓜分。 AI革命係咪能為人類帶來新生活? 是的,但可能係部份人生活得更易,而部份人生活得更艱難; 以及部份生活的基本元素更方便,而部份生活的重要元素卻更難以追求。

Java紫微斗數排盤open source library

其實我一早就想把Fortel的core部份open source的了,不過現在才比較有空整理一下project,寫一點test case及doc。 Github: https://github.com/airicyu/Fortel   Fortel Java紫微斗數排盤Library Author: Eric Yu Samples 排盤 排盤: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早子時天盤,男性 Config destinyConfig = new Config(ConfigType.SKY, Sex.M, 1952, 12, 15, false, GroundTime.getByName(“早子”).get()); Destiny destiny = new Destiny(destinyConfig); […]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大學時,一位教英文的老師在課後教了這幾句話,而我就一直記住了。 若你問我當中的大道理是什麼,我其實也說不到太多。 我只是明白到,因為「無」所以生出「有」的道理。 現今社會,很多時人們只看到「有」的便利,而看不到「無」的作用。 「無」,其實是一種逆向思維。 不過話說回頭,用「無」的角度去看事物作為逆向思維,其實也很平常。 ———————————— 道德經: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道德經》第十一章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 解釋: 三十根輻條匯集到一根轂中的孔洞當中,有了車轂中空的地方,才有車的作用。揉和陶土做成器皿,有了器具中空的地方,才有器皿的作用。開鑿門窗建造房屋,有了門窗四壁內的空虛部分,才有房屋的作用。所以,「有」給人便利,「無」發揮了它的作用。

輸波

比賽, 有D野係自己控制唔到,例如對手強弱﹑隊友狀態﹑球證點吹。 有D野係自己控制到,例如自己狀態﹑自己射唔入D波﹑集中力﹑判斷力﹑場上觀察力﹑TO﹑etc。 有時打得差,去到第四節,我可能對隊友都會燥底,但那也是不必要的。   關於那些自己能控制的問題, 每次輸波,其實都同自己講,打得唔好,睇返有咩唔好,留意返D問題,下次要做好D。 同隊友點夾果d係一回事,自己份內可以控制到的自己的事,自己真係好希望自己可以做好D。   通常輸波,或多或少都有少少唔爽。 輸波唔爽個位有時唔係純粹執著於勝負,而係因為次次都同自己講「下次做好d」,但次次都係咁講,下次如果都係做同樣既錯,其實上一次講「做好d」,未必真係有「做好d」左。 老實說,公道地說,不是完全沒有東西好了點的,有些東西有改變過好了點的。 只是現實中那「好了點」並不足夠。 其實就算輸都可以,但應該係要輸得fair d係輸技不如人,咁會比較易接受,而唔應該係輸自己既無謂錯誤。   一班人大家有不同想法,我不知其他人會如果想。 以前聽朋友講這類問題有個講法講得幾好, 就是人自身有時不能思慮太多其他人的想法,不可能每件事或問題都compile到alignment或settlement。 個人該去專注於「自己如何可以做好一點」這件事。 但始終as a team,要從團隊角度﹑從as團隊一份子角度去想想一些問題,那往往不可能太「純粹個人」地去想。   除左自己點樣可以做好一d,我有時亦都想貪心少少咁去諗點樣可以一齊做好d, 但前提係接受每個人有不同想法的現實前提,盡量去尋找一個平衡做法,盡量可以令各個人都comfort而是fair enough的。 這可能很難,所以我說這是貪心的想法。 我自己簡單的想法是,首先從自身的想法做起,不要去要求他人些什麼(要求自己什麼也可以,但不要加諸於他人),先找一些共同common ground,例如說, […]

感言:有心人

關於本民前, 我在他們組織成立之初已略有關注。 在初一事件之前一年的另一個初一晚上,那一晚我都有去默默支持他們,看著他們在小販擺檔後的凌晨兩三點左右清潔打掃。 一直以來,我自己作為普通的一個公眾,我覺得那些年輕人是有心人。 我看得出他們的那份心,所以我對他們都予以一定的支持。 我不認為他們做的都正確。 我支持的方式也不是事事都說他們是正確。 我仍有我自己的獨立思考,只是他們做的事我認同的我就以微不足道的方式去幫助,例如是小小的一個share盡量去把一些message傳開,或者幫他們買一兩串魚旦汽水。 如果他們做的事是我不認同的,我也會嘗試去理解他們的思路並去反思自己與他們想法的差異。 如果太大差異,我只是普通的公眾,我不從屬他們,我會直言批評,我也會去想有沒有其他做法比較好。 其實我也不是只支持本民前。 對於好些其他大大小小的組織,我也有著類似的心態,例如, 青年新政。 在很早期這兩個組織沒有什麼connection時我已覺得兩個組織掛著不同的定位但其實背後是同一理念一體兩面,有同一個high level理念但各有各自的兩路approach而已。 這兩個組織也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在當下兩者都是處境很頹。 對其他人來說,他們看到的可能是他們發展以及走入低谷的高高低低; 對我來說,我看他們的,從當初直到今日沒什麼不同。 有些人說後悔支持過他們,別人後悔可能是因為現實功利主義。 我倒沒有後悔過。 我沒有後悔過是因為我看重的﹑expect的從不是那些事,我沒有打算過當什麼勝利球迷。 我沒有expect過他們是什麼英雄,我只expect他們是雨傘革命中我的同路人,而我到今日仍然看得到他們的本心,那已足夠。 對於他們的低潮,我會覺得可惜,但也只是可惜。 我開始關注他們的時候,不是他們組織發展得最好的時候;在他們低潮時,我也沒鄙視些什麼。(我其實認同/理解他們的某些做法,所以更加不會去落井下石些什麼。) 我支持他們,也不是因為他們成功了些什麼,而是因為我看到了他們選擇了些什麼﹑他們對行的路選擇了些什麼。 我未必參與過很多最前線最激烈的抗爭,有時我也有到現場但我只是站在很安全的地方。 老套地說一句,精神上我但願與他們與及其他的那些義士同行,不過我也知道這是很廉價的同行。 這個post,我沒有intension去說服其他人些什麼。 我只是說說這幾年間的一些感言。 別人不須質疑我些什麼立場,因為認識我的人都知我向來對這些想法感受沒有掩飾過些什麼。 […]

Fortel v6.3.2 release notes

=== Fortel v6.3.2 release notes === Release date: 2017-08-20: Bug fix: 六月只有廿九日,但閏六月有三十日。之前有bug在選擇閏六月三十日時無法顯示流曜,現在已把這個bug fix了。 ========================= Fortel 紫微斗數排盤網網址: https://www.myfortel.com/ project homepage: http://blog.airic-yu.com/mycode/fortel

改變社會

改變社會, 不是靠一個Batman去執行正義,不是什麼英雄去抗爭,不是學生光環…… 不是誰幫了誰,也不是誰為誰包了底…… 而是要把追求公義成為一個踐行的culture。 在社會的變化歷程中, 有時你看見別人在做一件事,毫無串進, 那可能代表那是在重覆地做一件毫無意義的事, 也可能背後其實是潛移默化了一些事。 而事情是哪一種,就要自己去了解並獨立批判思考判斷。 雨傘革命失敗收場,也不是沒有為社會帶來任何impact。 儘管本土理念沒有壯大下去,甚至備受打擊,也不是沒有為社會帶來任何impact。 一件事沒有得到客觀的成功,不代表那件事本身是錯或沒有意義。 反過來,客觀上成功的事,也不代表它是正確的事。 信念,耐心,學習,成長,open mind,初衷,give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