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點滴

小時候,看世界往往比較簡單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只看到事物的一面 到大了點,會更加了解到,事物總是有著兩面的 就像理想與現實﹑光明與黑暗﹑正面與反面﹑簡單與複雜 一件簡單的事物,會同時看到直接簡單那一面,也同時看到相對複雜那一面 所以開始變得,看山看水都不是真的看山看水,而是將自己的主觀心理投射到山水之上,看的不是山水,而是自己 我看高達0079﹑Z的故事 小時候看的是機械人打架,看主角威能,故事背景也不太了解 到現在看這些故事,打戲﹑威能依然是我喜歡看的 但其實也會看到從另一角度所看到的事 主角英雄就算有如何威能,在戰爭中也只是棋子,戰爭總是由一大班人的野心所主導 所謂英雄,其實根本很渺小,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看見一班細路主角的威能當然很爽,但其實你用現實的角度去看 竟然要把一班細路當童軍推上戰爭前線,要他們見證戰爭的殘酷,那是一場悲劇 小時候有些想法總是很簡單很簡單,想得太簡單 世上有些事是如此的美好,為什麼世上又有那麼多的人會不快樂? 是否與好人壞人有關? 是否與善惡是非有關? 寂寞是否只是自己一個人在一個沒有人的空間裡? 到大了,可能騙過也被騙過,橫衝直撞與深思熟慮,誤解與被誤解,了解與不了解,好像很現實,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後總有殘缺? 沒有明確的黑與白,世事也不是小時候想的那樣美好,也沒有所謂好人壞人,也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 每個人也有不同的價值觀(就像看火鳳一樣),只是各為其主吧 但那麼複雜卻不代表世上不存在簡單,從很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那種感覺 經歷過複雜的事,我比小時候更懂得欣賞世上美好的那一面 無論是朋友﹑愛情﹑世事

Killer遊戲, and my life

其實我很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人,我這種人不擅於玩killer,因為我不太攻心計,也不擅於欺騙別人,也不擅於控制表情 在這遊戲中,人人會在rules裡計算利益,雖然計謀其實往往差不多,但更重要的是找到別人的破綻,觀察別人 在正常情況裡,如果別人是我,往往會做出最有利的行動”A” 但我更清楚的是,如果我做”A”,基於我的掩飾能力不足,往往被人一眼看破,我始終是在別人的計算之中,在特定環境下的最有利行動,其實只是敗中殘存多幾秒 所以為了比較沒那麼不利地去玩這遊戲,我必需要用一種非常策略,就是「錯的策略」 如果人人也是基於rules去分析與觀察行為去玩,那麼我就製造異常﹑混亂,做不利的事 問問自己,玩遊戲為什麼一定要贏? 我不是質疑贏輸的意義,只是為什麼每一局也要目標是贏? 不可以只為製造混亂嗎? killer殺掉所有人就贏,但為什麼我不能殺了自己讓自己輸? 護士救人,但為什麼我不可以做善終護士,不救人,看著平民死掉,還去救killer? 我做平民,為什麼就不可以殺了護士? 為什麼我一定要證明自己是清白,而要讓別人選擇我開哪一隻牌? 我就清楚告訴別人,我是killer也是nurse也是平民,想開便隨便開我沒所謂,我不需要別人認同,但我只有個原則就是無論別人懷不懷疑,我只會開我自己選擇的牌 那些角色的行為目的,其基本assumption,往往是他們理所當然的事 令他們的基本assumption動搖,就可能會令他們鑽牛角尖,也能降低他們的理性分析力 製造異常﹑混亂,做不利的事,一時三刻裡並不會令我有利,反而令我非常不利 但我的目的不在於一局半局,而是要讓別人透過經驗學習,留下一種疑惑的概念,當他們慢慢了解我的反行為模式,我的「計謀」就會有效 當然,現實中的數據說明,我這種玩法還是很不efficient,但對我這種個性的人來說,這長遠來說已經令我比較有利了吧,至少贏不了,也能令別人混亂出錯,我覺得已經算成功了 我這樣算不算是過份認真呢? 其實我又不覺得 最終的輸贏,其實我是真的不太在乎,只是不致太強弱懸殊,多一點變數,才會多一點趣味吧   -------------------------------------------   其實對人生,我今天也有些聯想 對人生,我真的並沒有製造異常﹑混亂,做不利的事的想法 只是我往往很質疑,rules是誰定的? 我不是說實質的rule,而是人生的意義的formula 為什麼一定要做某些工? […]

在所謂末日前,讓我寫下programmer對世界的看法吧

有時我覺得這個世界可能只是一個程式 所謂神,可能只是一個programmer,但神還是會講粗口的,神也是有boss有客有requirement的,也許神也看電視的師奶劇,也許神會偷偷的在世間留下看不見的comment 神不是全能的,它不能製造自己也舉不起的石頭同時又全能 它還是要跟著program language的制限﹑跟著這世界運行時的rules限制,在限制裡擁有強大創造力去創造萬物 三位一體並不難明白(學高皓正條友話齋),因為這program可能是三個programmer為一team去maintain的 又或者神是一日有3個man day去寫code,所以是三位一體的吧 (呢兩個講法係講笑姐~haha) 又或者如果神只是一個object,它implement了3個interface,分別是聖父,聖子,聖靈,object是同一個,但cast做不同interface又可以有不同的behavour,這個model也可以接受 (認真,其實呢個講法我覺得真係可以解釋到基督教果個三位一體) 人可能只是一個object 鬼可能只是memory leakage,又或者是一個object pool,某些bug存在令某些人不小心access到那些memory 超能力,可能是feature,又或者也可以說是bug 次元空間,可能只是multi dimensional的array吧(其實數學上來說也應該只是multi dimensional的vectors吧) 利申,以上我只是隨口說說 ------------------------------ 世人總認為神蹟是神蹟這是人的一般理解但他們從沒想過神蹟可能只係一個19大意既programmer留下既bug又可能,神蹟只係神o係度做緊demo炸!佢做demo,所以派他的獨生子jsp,爆error3秒後復活,又教他夾硬fix,將水變成酒去砌岩o的parameter神總係寫rules,叫人去跟佢logic做野,而人本身正常係不了解programmer的世界神,對人來說,只是一個滿足他們calling的interface,compile到就很夠了吧

電車難題的答案

電車難題(The Trolley Problem) “電車難題”是倫理學領域最為知名的思想實驗之一,其內容大致是:一個瘋子把五個無辜的人綁在電車軌道上。一輛失控的電車朝他們駛來,並且片刻後就要碾壓到他們。幸運的是,你可以拉一個拉桿,讓電車開到另一條軌道上。但是還有一個問題,那個瘋子在那另一條軌道上也綁了一個人。考慮以上狀況,你應該拉拉桿嗎? 關於電車難題,其實我中學時已經聽過,我當時是想不到自己的答案 現在我的答案是: 這是如何衡量「5個人」與「1個人」的存在價值問題 如要完滿地解答,就要解答「如何最道德地衡量『5個人』與『1個人』的存在價值問題」 我還是沒辦法找到「最道德」的解答,但我能夠用主觀地reasonable的方法去解決 我會憑主觀的價值觀去判斷他們的價值(例如我認為誰是好人﹑誰是對社會比較有益…但一切只從我的價值觀出發) 綜合起來的主觀喜好,就是我的選擇 主觀是因為是用個人的價值觀,reasonable在於忠於自己的喜好而不是毫無原因 畢竟我只是我,我不是社會,我只是做我的個人選擇,不是社會的選擇 我認為是正義的事不代表是絕對的正義,但實踐個人的正義不需要先證明那個正義是絕對的正義

我討厭政治

以前曾和朋友討論過人是否自由,最後朋友說了一個論點是讓我所折服的 他說,人是沒有絕對的自由的,因為就算人生有幾多選擇也好,卻沒有不選擇的自由;你必須向前,而不選擇本身已經是一個選擇 所以人是有自由的,不過是一種有限制的自由 而關於政治,其實我的想法也類似 我討厭政治那些事,但我發覺很可惜地人是沒辦法逃離政治的 主觀地看,我固可以不去理會政治 但客觀地去看,政治這回事不是個人的事而是社會的事 一個人不去理會不代表政治不會加諸人身上,社會政策還是會加諸我身上,我還是要交稅,選民登記人數還是有紀錄,投票人數還是會計算人數,我始終常常「被代表」 人能選擇不同的政治取態,也可選擇不理會,但不理會本身已經是一個政治取態 人是有自由去討厭政治的,也可以選擇不去理會,但這本身已經是一種政治行為 這不是我隨便的言論就加諸人身上的,是現實的法則加諸人身上的

生活感覺

總覺得打機開cheat就會沒有意思,一些適量的遊戲限制是遊戲的樂趣,而且有時劇情選擇要取捨反而讓我們更有故事的感覺。 其實我想說的不是遊戲,我覺得生活裡面些微的困難,能令人有所經歷成長。 生命有限,做人不斷要抉擇,選擇做什麼,選擇放棄什麼,抉擇加起來卻是代表了一個人獨特的一生。 好的也是經歷,不好的也是經歷,是包袱還是人生經驗,只是視乎樂觀還是悲觀。 我問自己,如果我有很多很多錢,我會做些什麼? 30歲結婚買樓,買超級電腦,辭工O係屋企寫下code 閒時和朋友去試間好的餐廳,飲兩杯,輕鬆地打波﹑踢下波 快樂地生活,享受家庭樂,每晚會訓落一張床… 其實除卻一些物質以外,和現在的生活相差不多 我知道自己想過什麼的生活﹑生活的基本是什麼 然後我就明白,什麼重要什麼不太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