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基督教,我有些想法

對於基督教,我有些想法 以我以前在中小學,以及接觸過的教會的資訊,都告訴我幾個訊息: 1) 聖經是全對的; 2) 信者得救,無論你犯過幾多罪,死前信主就可得救上天堂。 關於第一點,我曾聽說過一位教會的Tutor說,「聖經無謬誤,如果你搵到聖經既錯,你可以拎諾貝爾獎」。 但我想指出,在新約福音中,關於耶穌的族譜,那十幾廿代人,百幾二百字,有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那一定是其中一個有錯的,我的諾貝爾獎在哪裡? 為什麼現在的基督教要死守「聖經是全對的」的底線? 為什麼不能只當做一本參考讀物作參考? 在於他們護教的角度,也許很難接受,但我就覺得可以接受「基督教相容於「聖經也有錯」」。 關於第二點,一般很多人都是接受這種救贖的觀念的。 但基於不公平的原因,我不能接受這種至善的神的救贖會是這樣的觀念。 為什麼罪人信了就得救,他們過去的罪孽都可以一筆勾消嗎? 我想過一些思想實驗: 假如神是真的,這救贖觀是真的,信的話殺人放火也可上天堂,不信的話做幾多好事也會下地獄。 而假如我是真的知道這是真的(就像一般信徒所言,他們確信…..) 但我還是會拒絕這種「救贖」 只要信我就可得到「永生」,不信就要死,這和魔鬼有什麼分別? 這和中共攪統戰收買人有什麼分別? 其實只要利益夠大,人還是能收買得到,只是這種手段不配那至善的主的名字 再者,看著不信的人在地獄受苦,所以信徒希望身邊人信主,這心態我明白 但在天堂裡,人是否永遠的快樂? if 「在天堂裡,人是永遠的快樂」{ 那身邊人在地獄受苦,你不會不快樂 =>天堂會令你成為不孝的人 =>天堂會扭曲人間的倫理價值觀 } else […]

打記者一事有感

打記者事件,我聽到的一些論點: 1)國情如此 2)現在已經算好,換了是以前,那些記者「被消失」了都沒有人會知道,現在已經很好了 3)在敏感時期做這些事,那些人分明是「攪事」 如果一直國情如此﹑國情如此,如果一直「現在已經算好」 中國這個國家裡的人就會永遠是這樣低劣的水平 即使那些人是有心「攪事」 但所謂「攪事」是不是一定是壞事? 這一點是沒有絕對答案,我只是提出這樣的一個質問 (利申: 我信奉黑暗兵法) 其次,即使是有心「攪事」,又即使「攪事」是不好 但記者採訪自由是要保障的 我不能接受打記者 香港社會比較文明,中國社會很不文明 偏偏現在香港的法制卻讓權力握在一班親中的建制派手裡 香港人明明知道什麼是文明,卻要接受「國情如此」的不文明,這樣下去會很易患上精神分裂

財爺說自己是中產

近日「中產」事件,很多人都說,其實財爺(曾俊華)都是中產。 其實廣義的中產來說(分三層那種),財爺的確是中產。 但財爺那種打工皇帝佔人口比例幾多? 他們需要幫的有幾多? 看看財爺說那句話的背景 記者批評財爺不了解中產壓力,沒什麼幫到中產 財爺說自己也是中產所以了解,是在回應那條問題,所以句中的「中產」理應亦是在指那些需要被「幫」的中產。 現時香港一般政策討論裡,例如像政府施政報告裡說那些「幫助中產置業」,同樣也是需要「幫」的中產,當中所說的中產明顯不是廣義的那種,而是在為處理社會問題時所劃分的「中產」階級。 又可以再看看政府統計處對中產的定義作參考,中產被定義為月入1萬至4萬,是有上下限的(其實這定義有點過時) 在美國,每月收入超過13萬港元也是超出中產的定義 為什麼超過13萬港元月薪就不是中產(縱使廣義上仍然是)? 那是現實需要 所以很難說每月32萬仍然是中產,因為這句說話出自政府的口,但政府一向也不是用這種思維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