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點滴20130731之《師父明白了》

《師父明白了》,其實也不過不失,彈的地方是有點眼高手低,讚的地方是其實這套戲有一些設定是頗特別的,例如服飾﹑套入不少現代風格元素。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看「翠如BB」~~* 那個有山有水,只有好人的空間,令我brain storm了好些東西: 1) 《animal farm》裡有一隻雀仔,成日同其他動物講,山後面就係一個好快樂既地方。從來都冇人見到山後面有乜,不過令好多動物嚮往。 2) 東邪西毒裡,歐陽峰與洪七對談,談論山的後面會是什麼。 3) 古巨基首《好想好想》 4)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什麼是真,什麼是現實,其實不需要問,人是清楚的,只是又不想太清楚。 人有時需要維持矛盾的﹑遊走的心理狀態,像喝一杯hoegaarden,很relax的,卻又不會醉掉。 睇翠如BB,就像在喝一杯hoegaarden。 很想很想,很信很信,不見得magical,我從不相信那種「吸引力法則」category的東西除了心理暗示外有何特別。 但magical的,其實正是無甚特別的心理暗示,樂觀的信念,原來對人來說已經有很大幫助。 fix到bug的不一定是the best solution,但在沒有the best solution的時候就是the best solution鳥。

信的是什麼?

一個信字,信的又是什麼? 我信有鬼,我信有外星人,我只是傾向認為它們很可能存在。 但卻我不信上帝,如果只是像信有鬼﹑外星人一樣說信,其實唔難,但我自己不接受這種信。 從宗教信仰的角度去反思「信」,必須想想信的其實是什麼。 是單單一句信?是信其存在? 我的想法是,「信」是代表一種信仰,口裡信是沒意義的,心裡信也只是虛浮的,信仰當中還包括價值觀的實踐。 基督教的信仰,我個人認為當中很重要的﹑我很欣賞的,是一份獻身的精神。 基督徒傳福音,首先自己必先有堅實的信仰,由心實踐獻身的精神。 他們由心地實踐獻身精神,生命得到信仰的改變,這種實踐見證,比起幾千幾萬句「哈里路亞」﹑「耶穌祝福你」更為有效。 一些教會/基督徒,並不會放過任何傳福音的機會,甚至有時很hard sell。 其實這種hard sell的手法是令不少人討厭的。 無論他們多火熱也好,但也只是他們自己火熱,又有沒有想過其他人心裡的感受? 基督徒探訪老人家﹑幫助人,是為了傳福音嗎? 可能他們根本不愛老人家,他們只是愛自己﹑愛自己的神。 如果我是老人家,我會想,是否我不信你的信仰,你就不對我好?是否就代表你的工作是白廢?是否是種交易? 基督徒生命受改變,所以他們愛其他人。因為他們愛其他人,所以才有行動。這種行動僅僅是因為他們愛別人。 對於能否令更多人相信他們的宗教信仰,我覺得他們用平常心面對會比較好。 其實他們hard sale,別人會抗拒;但他們實踐見證,別人是會看到的。 我不信,在從前,是因為存在不存在的原因。 但到現在,其實我覺得存在不存在不是重點,因為信的有信的路,不信有不信的路,只是不同的生活方式。 其實宗教信仰,並不是簡單一句「信不信」。 當你背上基督徒的標籤,有這份身份自覺,同時你亦要背負相稱的一套價值觀。 至少,心裡要有那份獻身精神的覺悟。 人性是卑微﹑渺小﹑灰暗不明的,而宗教信仰往往是位於道德高地的,人若背上一個宗教信仰﹑背上一個基督徒的身份,是一份很沉重的事,會多了很多內心的道德枷鎖﹑與及俗世的教會的人為的枷鎖。 老實說,我會選擇沒有那麼多包袱地做人。 如果信,我只信蒼天。面對蒼天,我僅僅對得住自己良心就夠。

生活點滴20130719之《師父明白了》

對近期大熱既飛機師冇乜興趣,反而《師父明白了》有興趣睇落去。 明白了… 其實好多時,都是人投入去一件事入面,然後再搵到感覺。 有些東西,人本來就不喜歡,存有偏見,投入不了,也享受不了,也不會找到感覺。 有些東西,人本來有一些情意結,就很易投入了,也就可能覺得感覺良好。 有時人去看﹑去聽﹑去感受一些東西,所感應到的其實有部份都是自己的內心。 明星這種東西,如虛似幻,是空的假的。 但其實也真,真的地方在於,有時人在現實中正正需要一些虛幻的不存在的東西。 這種對不存在的美好的肯定﹑渴求,是真的。 老實說,我很喜歡那個鏗鏘集裡的黃翠如。 有時,單純地﹑純粹地﹑abstract地﹑簡單的﹑不執著地喜歡一些事物,其實也很好。 不存在的是虛幻。 但世事人事變幻無常,當下實在的也是人生路上匆匆路過的事物,他日塵歸塵土歸土,有又何實在? 唯有「人總是糾結於一些事情」這種事是無日無之地出現。 9up完廢話off topic到喜馬拉雅山… 其實想講的是,想睇黃翠如所以睇《師父明白了》,睇落又覺得ok~sosaaaaaaaa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