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香港需要內地移民做「新香港人」

今天看到「新香港人」事件。 (人民日報:香港需要內地移民做「新香港人」) 當中其實包含著一種和賈選凝批《低俗喜劇》很相似的論調 ——出於對被大陸整合的狹隘而毫無反思精神的「恐懼」,只會令香港在中港關係中更被動不安、失卻理智、並無益於建構新主體性。 然而,為什麼需要建構新主體性?用什麼取代什麼? 我不認同該為了經濟而來個本土文化大清洗。 因為香港的經濟價值,正是建立於其與中國內地敗壞文化的不同的基礎上。 所以為了經濟而來個本土文化大清洗,就香港前途而言,是得不償失。中國只會視香港為踏腳石。 本土文化大清洗是否只是滑坡? 看看水貨客,看看自由行,看看北區學位,看看掠奪資源的那班人,看看蠢蠢欲動的國民教育,心中有數吧。 ---------------------------- 司徒夾帶這段片其實也講得很到point,這就是香港在發生的事,中共收回領土,但沒有挽留過也不重視香港人。

隨想(台灣。香港)

剛post那些關於台灣的事,跟香港學民思潮反國教有一些相似之處,就是新生代逐漸脫離政黨主導社會運動的動員模式及方向。 未來,無論香港或台灣,大概也一樣,由公民覺醒主導社會運動,政黨反過來要跟著市民走。 這個時代,已不能倚賴委託泛民,然後就逃避面對的責任。(但泛民政黨仍能是同路人) 追求公義應該是每個人心底也有的信念。 社會需要香港人自覺去守護。 希望香港有多些人覺醒吧。半夜一個人自言自語如是說。

(台灣) 天下為『公』,公民覺醒、護憲行動

不太了解台灣的事。 剛剛偶然才得知,十月十日台灣國慶日,台灣那邊民眾發起了一個叫「天下為『公』,公民覺醒、護憲行動」的行動。 我search了很久最後還是要看wiki才得知一二。 做個大概的summary: 公民1985行動聯盟: 有一個叫「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組織,是2013年7月初洪仲丘受虐死亡事件發生後,由39位互不相識、各行各業的網友發起的民間組織,希望藉由訴求讓事件真相出爐。 … 短短兩個星期,兩度上街頭,就成功號召數十萬人參與,打破臺灣過去國內社會運動組織動員模式。 … 天下為『公』,公民覺醒、護憲行動: 在九月政爭爆發後,洪仲丘事件、核四公投、大埔事件、監聽國會事件、兩岸服貿協議等亦持續引發憤怒,聯盟決定在10月10日早上10點10分,發起「天下為『公』,公民覺醒、護憲行動」,陸續以網路文宣動員。 有三項修法訴求: 1.下修公投法門檻,落實直接民權 2.下修罷免門檻,合理罷免機制 3.下修不分區立委及政黨補助門檻!讓庶民聲音被聽見! (台灣的公投法門檻/罷免門檻很高,即使馬英九民望很低(9.2%),但也很難把他罷免得到。)   reference/相關網頁: wiki: 公民1985行動聯盟  

人生方向——實踐﹑體會﹑本質

早排,我覺得自己人生欠缺方向,所以我睡前雙手合十對天說話。(大概就是近於基督教中的祈禱吧) (我不restricted by基督教,但我會「祈禱」,我覺得這是向天地萬物的神秘源頭(abstract god)說話) (我不說祈禱,而說「祈禱」,因為我討厭耶撚/主流基督教文化) 我希望「abstract god」能給我一點人生的方向。 近來多了認識不同的人,與不同的人傾談的機會多了。 我發覺自己每次與別人交流後,都會看到更多。 我開始明白,我需要多實質地在社會中了解(e.g: 到社會水深火熱的地方,親身了解社會發生的事)。 我需要多與其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從別人身上虛心學習,擴闊自己的眼光。 (而且在這世代裡,同在這地的人,如道路是相同的,是應該彼此勸勉﹑守望相助的。) 現在開始有一點人生方向。 從現實生活中透過實踐,從事物的實質當中(而非理論及空想)去體會。體會並反思事物的本質。 ------------------ 老老實實,抽下水。 看見那些口裡說愛主,實質是偽善甚至不義的耶撚/主流基督教文化。 我想,這就是「離地基督徒」,這就是不了解事物本質(基督教本身核心精神)的結果。 要命的是,這當中很多還是一些很權威的基督教宗教人士。 引以為鑑。 老老實實,抽下水。 看見那些口裡說普世價值,實質卻偽善,漠視香港人的現實處境的人。 我想,這就是「離地左膠」/「離地學者」。 拜託,不要在香港人水深火熱的時候,說中東某地的戰火而講世界和平比香港人水深火熱重要,模糊焦點。 不要在香港人被侵略的時候,說要同情侵略者,而跟香港人說當侵略者是鄰舍來包容。 這是涼薄。 這是離地。 引以為鑑。

生活感受定期結算@2013.10.09

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很靜的人。 由中學時到現在也有這樣的想法。 其實卻不是,我只是比較慢熱的人,而且是比較傾向心靈溝通。 平常很多場合,遇見不同的人,也總需某程度上虛偽﹑致力地去禮貌地溝通。 其實這些我都很不擅長,我也不是那種人。 但除卻那些場合,在某些場合,例如在一些沒有利害衝突﹑大家沒太大動機去做某些事﹑大家是對等關係的處景,我是一個(對著值得信任的那種人)很開心見誠的人。 在別人說話時,閉起自己的嘴巴,用耳朵聆聽別人心底話。 在別人聆聽的時候,用心從別人的角度去說話。 我不懂得亦不喜歡說謊,我喜歡真誠,簡單,重視內在價值。 從社會上功利的角度,這是一個弱點/太天真/太年輕。 但我覺得這是上天給我的最大的優點,並隨年月而更珍而重之。 ---------------- 今天看到有些貓,我向它伸出手,它伸出手試探地向我手的方向抓了幾下,然後突然縮開彈走避開我。 這個場景,恕我聯想力太豐富,我彷彿從中看見了人生sosad 其實很多時人也是像貓一樣脆弱的。 有爪嗎?虛抓幾下然後就怕得彈開了。 我想起《相逢何必曾相識》中很好很好的兩句歌詞。 「我信愛,同樣信會失去愛」 「我怕愛,同樣怕得不到愛」 其實現代城市人這些心態不正正像是那隻貓一樣嗎? ---------------- 早排心裡浮起一個想法。 有一種東西,叫做愛情。 話說這些年來,追逐過很多很多次,結果就不用說了… 有時,有些朋友會鼓勵我說: 不應對自己沒有信心。 或許下次會成功。 後來我跟自己說:「不要再說了」 回頭一望,有時覺得很灰。 我根本不是那種人,無論我怎樣做也是沒有意義的,這是原罪。 […]

「關注”無家者及拾荒者”人士的佔中商討活動」後記

今天去聽talk,是一個有關關注”無家者及拾荒者”人士的佔中商討活動。 先講去的原因。 其實我未參與過「平等分享行動」(但有興趣想參與體會),所以不太了解無家者及拾荒者。 而我的想法裡,無家者及拾荒者應該是很難參與佔中的。 加上自己也想了解佔中多一點。 所以想去聽聽一些其他人的見解,看看有什麼得著。 關於佔中的內容,大概之前網上也見過,但也加強了自己的認知。 關於提名方法(現在最主要爭議),我也大概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及方向。 我著眼點是民意援權的概念。 公民提名不是我的絕對底線,因為提名委員會透過一定操作是可以有一定程度的民意援權成份,而又符合基本法。 …(下刪N字,有機會再講) 關於無家者及拾荒者,我很慶幸在小組討論環節裡是有一些攪平等分享行動的人(很多接觸無家者及拾荒者的一群人)。 我是一個鍵盤戰士,其實有很多事也是網上看,只是一知半解的。 這個社會另一端發生的事,有些東西是要真的親身接觸,才能真正明白現實是發生什麼事。 襯現在天氣比較涼快,我也想多去看看出面發生的事,不想做個太離地的鍵盤戰士。 關於無家者及拾荒者與佔中的討論上,如我所想,其實大家也認為是很困難的。 因為佔中當中的政治內容很複雜很難消化,尤其是如果對象是無家者/拾荒者。 而且他們其實很多也是覺得自己被社會所遺棄,不配擁有什麼什麼,更不配有什麼權利。 另外,由於無家者及拾荒者的身份,若不小心處理可能會令他們被標籤化。 有人提出一點是我覺得對我很inspiring的。 就算不鼓勵他們參與,但也應該告訴無家者現在社會發生的事。 先不從推動佔中的角度去看,而從關注無家者的角度出發,其實無家者及拾荒者也是社會一份子。 他們最需要的是社會的尊重,而告訴他們社會發生的事,正正是體現一份對他們的尊重及認同。 ------------------- 題外話… 現今香港總是中環價值掛帥,但這是錯的方向。 一個社會,經濟在數字上增長,但現實社會卻是老無所依,市民仔都不敢生,貧富懸殊越見嚴重,這是很荒謬的。 社會不是靠數字建立的,人與人的關係﹑人情味,才是社會的根本。 周街名店好嗎?賺了錢的是誰?社會為此犧牲了幾多集體回憶?發展就是硬道理? 即使發展,沒有好一點的做法嗎? […]

懶洋洋的週末

好耐冇試過打開個屋企個eclipse…(翻工日日都會用) 剛剛backup file看到C drive下的code,便打開來看看。 其實打開IDE(在家裡),感受一下workspace在我眼前,自由地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那份感覺是很良好的… 其實寫code者與program之間,不就像是一個世界的造物者與天地萬物的關係嗎? code者要為program而預備框架。 要為data定下structure。 要創造生命。 要成就一些使命。 …… 我的世界觀有點「matrix」吧~ 寫code的世界是一個自由奔放的世界。 我是一個喜歡自由的人。 中學雞時,正正是因為喜歡那份自由的感覺,而愛上寫code的。 我只是單純的喜歡寫code,而不是因為我很有天份或這件事做得好,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很天真很傻吧~haha --------------------------- 哥哥踏單車去,移走了鋼琴前的單車,我也乘機彈了一會琴。(勁多塵…) 其實小時候我對彈琴不是太有興趣,因為練習是很重覆及沉悶的。 其實如潛心下去,彈琴也是一個自由奔放的世界,但這玩意兒是易學難精,必須先經過痛苦的階段練成熟練的手腕(及手指)。 我就是怕悶,捱不過那段路,所以現在也不能隨心所欲地享受自由奔放的感覺。 只能彈一些簡單的歌,而且是不太多#及b的歌,而且也不能sight reading沒練習過就彈。 只能拿舊日練過的一些歌,慢慢地﹑不斷彈錯地﹑拍子錯亂地彈著… 彈的時候,第一重的念頭當然是享受手指的跳動感覺(但彈得不順暢,所以感覺也不夠爽)。 第二重的念頭,就是在好好的想想自己的人生。 彈琴對我來說,代表一件人生中沒有完成的事。是對?是錯?是教訓?我人生的其他事,是否也會是一樣? 一邊的彈,一邊的錯,一邊也是彷彿告訴自己做人不要這樣重覆犯錯就好了。 技藝是等價交換的。 […]

回到最愛的一天

放工去了看《回到最愛的一天》。 OK的,但又不算特別好睇。 有親情線,有愛情線,但略嫌欠深刻。 有穿越時空的成份但玩得不深入。 玩回到過去的話,比起《butterfly effect》沒那麼沉重,對相似的message也沒《butterfly effect》那麼多深入探討空間,畢竟這也只是一套普通愛情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