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分享行動 – 重建公民外判了的個人社會責任

平安夜去了深水步的”平等分享行動”。 有些朋友,或一些分享對象,以為”平等分享行動”是教會活動。 其實”平等分享行動”不是教會活動(雖然有不少參與者是基督徒),而是一些普通市民自發去做的。 “平等分享行動”強調的是個人與對象的平等分享,沒有組織,一切都是自發性的,其實是強調一種個人社會責任。 為什麼派/分享物資,一定就是教會/慈善團體做的? 作為一個公民,關心社會是個人的權利及義務。 作為一個以香港為根的人,關心所身處的地方的事,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現今社會,往往將關心社會的責任全外判給了政府﹑福利機構﹑教會去做。 這些社會的部份與個人的關係被割裂,個人的責任往往只剩下為自身而工作﹑搵錢。 “平等分享行動”的背後理念,是透過這些微不足道的分享行動,去叫一班市民「開眼」。 希望多些市民會醒覺,原來我們應該有人情味,原來這社會是多不公平﹑不公義。 讓公民把本來是每個人都有卻外判了的社會責任,重新建立起來。 眼前的是無家者與執紙皮的人,但背後的是社會貧富懸殊,是一個社會的結構性問題。 分享物資,就算每星期也做,其實也沒能解決問題的。 因為問題不在於我們如何滿足社會這班基層,而是社會為何會出現/產生了這班基層。 如果我們這些非基層人士,真的開了眼的話,就會明白我們派物資都是杯水車薪﹑只是有勝於無的行動。 我們若只流於參與這些分享行動就心滿意足,其實只是消費一班基層去滿足中產的憐憫欲望。 很多因制度而生的社會問題,最終仍需要透過一些制度去解決。 社會中越多人醒覺,越多人有推動爭取公義的心,就越能慢慢改善這社會的制度問題。 其實我很討厭政治,但我明白社會大眾的事沒一件不是政治。 除非我們有五餅二魚能無限分給無數人,否則我們還是要直觀社會,觸及政治,才能真正的幫到基層。

《風暴》感想

(劇透) 早幾天看《風暴》 賣點:爆炸﹑槍戰(不要和西片比較) 感想: 骨幹故事尚算合理。 但場景劇情則不太合理,劉德華無敵mode打不死,我以為睇緊湯告魯斯囉屌。 內心情感戲我覺得唔夠。 (相對地,早前看的《掃毒》其實不少兄弟情義情感成份,但劇情就不太合理。) 值得看嗎: 普通,眼高手低 p.s. 看整套戲時,都很投入去看故事,卻沒有「感應」,唯獨最後才有所「感應」: 最後中環炸到地陷,旁白曰:萬事大吉,從新開始。然後之後的畫面是馬照跑,人潮照樣入紅館。 我想到的是,香港可能會經歷「風暴」,甚至炸開中環。 壞人逃不過,都要死。好人以為逃得過,最後仍要死。 不過風暴過後,社會會歸於正常,馬照跑,舞照跳。 (不過我自己其實就唔係咁樂觀既) 另外,我知道我一位朋友有份拍呢套戲的,我有特登去睇credit搵佢個名。 其實而家睇戲我都會睇埋credit先走,當係對幕後既工作者既尊重。 ----------------- from朋友(女姓)既comment: o的賊全部都好型。 我地全部人最後得出既conclusion: 女人總係鍾意壞人。

故事兩則:《小貓的愛情故事》x《小明進天國》

小學的時候,讀過一本小學生讀物,當中有一個很詭異的故事。 故事名字大概是《小貓的愛情故事》。(我不當小學生讀物,也不當愛情故事,如果唔係其實個故仔好恐怖。) 故事大意是這樣的: --------------- 《小貓的愛情故事》 小貓喜歡天鵝,於是跟天鵝表白。 天鵝問小貓,小貓喜歡天鵝什麼? 小貓說,漂亮的羽毛。 天鵝就把身上的羽毛都啄下來。 天鵝問小貓,小貓喜歡天鵝什麼? 小貓說,美麗的眼睛。 天鵝就把自己都眼睛剜下來。 … (重覆N次類似的情節) … 餘是者,最後天鵝只剩下一個圓圓的身體,滾到池塘裡去了。 小貓哭著離開了。 --------------- 這個故事表面聽來很恐怖。 我認為背後隱喻的重點是,我們看事物是看重什麼。 我喜歡比喻的,或者我換個方式,作一個近似的故事吧,這樣就更好的表達我的想法吧。 --------------- (可以不必用基督教context去想,當是佛教故仔看也可以) 《小明進天國》 小明很渴望進天國。他死了後見到神。 神問小明,你為什麼想進天國? 小明說,天國是溫暖的。 神就使天國變得日裡炎熱像火燒,晚上冷若冰天雪地。 神問小明,你為什麼還想進天國? 小明說,天國是光亮的。 […]

《掃毒》

昨天看了《掃毒》,幾好睇。 我以為是警匪片,但原來主要脈絡是圍繞兄弟情。 三位主角演技好,場景設計安排洽當,劇力得以維持。 有一些場景,一些簡單的對白,甚至沒有對白只靠角色行為,但卻滲得出背後的感情。 不過如果追求故事合理性的話,就應該會失望。 尾段有一場型棍槍戰戲,很有《英雄本色2》中一場槍戰戲的味道。

兩個小故事。信仰的反思

昨天聽的講道最後講者以兩個故事作結(後有個人感想) 1) 佛羅倫斯的故事 黑死病時,佛羅倫斯有兩個人逃到山上,一個是基督徒,一個是非基督徒(後簡稱”非基”)。 基督徒向非基傳教。 非基說:「你帶我到羅馬(基督教大本營)看看吧,否則我不會信。」 基督徒有點為難,因為羅馬雖是基督教大本營,但裡面卻滿是不堪之事,黑暗﹑荒淫﹑贖罪卷etc…非基看完又怎會信? 最後基督徒帶非基到羅馬去看看。 果然,看到的現實和基督徒所想一樣,羅馬這基督教大本營很不堪。 但最後非基還是信了。 講者沒有說為何,只是說聽者可以自己想想這問題。 2) 佛教徒的故事 有一個佛教徒想去看基督教是怎麼樣。 其他佛教徒就跟他說:「你不需要去看吧。我們佛教比他們基督教好得多吧。我們佛教講捨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基督教的人卻幾乎從不講這些。」 講者沒有說佛教徒之後如何﹑有沒有信,只是說聽者可以自己想想這些問題。 ---------------------- 個人感想: 關於佛羅倫斯的故事: 我認為非基信的原因是 教會如此不堪,就是否代表整個基督教也就如此不堪? 信仰並不是絕對的體現在教會之上,而是體現在一些無形的善的價值之上。 在看羅馬(基督教大本營)的不堪的過程中,或許卻有些人與事彰顯出那些無形的善的價值(可能是出於那位基督徒,可能是出於其他義人)。 就像現實中的我。 雖然我沒有幾多經歷過教會的不堪,但我聽聞過不少人的「見證」,教會是如何的黑暗與不堪,耶能是如何的難頂。 雖然大環境如此,但我卻認識了一些以反思基督教問題,更新信仰價值為本的同路人。 我聽過那些不堪,最後卻選擇了真正的去相信。 因為對我來說,基督徒去真誠﹑真實地直觀教會不堪的態度,才是真誠﹑真實的信仰精神,這比和諧﹑虛偽﹑高高在上來得好。 在不堪的世界中,我卻看見一些會不斷去反思﹑實踐的基督徒,這是越在黑暗中越顯得光亮的世上的光。 關於佛教徒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