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真普選,信念救港

群眾的心靈會引導社會的走向。 若群眾多數是醒覺的,無論社會制度有多壞,社會也會走向幸福。 反之,若群眾多數是心靈被蒙蔽的,無論社會制度有多好,社會也會走向墮落。 在回歸前的香港,制度是良好的。 不過,那時候香港人的心靈也是被蒙蔽的,人人追求錢,為兩餐生存,無人追求自由。 在太平盛世,經濟起飛的年代,香港人不需要知道自由是什麼,也能富足。 我們以為這就是可持續的幸福,但其實只是社會未經考驗。 回歸後,制度改變,考驗來了…… 令社會墮落如今天的,並不是那些倒退的制度﹑荒謬的政治事件,而是香港人的心靈。 長遠來說,心靈會引導社會走向,若香港人是醒覺的,會去為自由﹑公義而對抗,社會最終亦能走向幸福; 反過來說,若多數人的心靈是被蒙蔽的,多數人倒是依附於沉淪的價值觀,社會最終會走向墮落。 而當下我所見,香港人正是多數人未覺醒﹑心靈被蒙蔽,正引導著社會走向墮落。 真普選,假普選,只是制度問題。 無論有沒有真普選,香港也會走向滅亡。 真普選不是萬靈丹,無法令香港復活,其作用也只是遲死早死的問題。 但我仍然是堅持香港要有無篩選﹑一人一票的真普選。 為什麼? 因為覺醒的人,必信奉著自由﹑公義﹑力求真相等價值觀。 基於此等價值觀,我堅持香港要有無篩選﹑一人一票的真普選。 真普選無法救香港,但若群眾多數是信奉著自由﹑公義﹑力求真相等價值觀的信念時,那份信念就能引導香港離開當下的死局。

佔中攪亂香港經濟其實很白痴

老老實實,佔中其實很難effectively阻礙香港交通﹑做成大量實際經濟損失。 有些人怕佔中攪亂香港其實很白痴。 我且先假設佔中真的能令到整個港島中環金鐘附近翻工的人都不能翻工,交通擠塞。 但試想想,香港每年也有一兩天黑色暴雨﹑八號風球,全香港大部份人都不用翻工;佔中的效果,亦莫強於此。 但我又唔見得香港黑色暴雨﹑八號風球會令香港陷港鏟﹑經濟仆直。 btw,對於果d會因黑色暴雨﹑八號風球唔駛翻工而歡呼既人,如果佢地鬧佔中阻住晒,我真係au晒頭。 黑色暴雨﹑八號風球令全香港大部份人翻唔到工,你唔鬧天文台?你唔鬧個颱風?你鬧佔中?雙重標準傻的嗎? 根本上對很多人來說,最「暴力」的一件事其實只是單單的有著反抗思想而已。 無論有著反抗思想的人做什麼,即使只是和平靜坐不反抗留守etc,在那些愚民眼中也是「暴力」。 愚民真正怕的不是那些實際的事,而是竟然有人敢發聲,很暴力吧。

逆權大狀

《逆權大狀》,是一套很好的電影。 看後感: 1) 社會出問題,首當其衝的必然是低下階層。 而中產往往後知後覺,因為他們是眼前的利益既得者。 2) 社會要解決問題,要先讓中產覺醒。 3) 沉淪的社會向前走的過程,周期極長。 站在相對公義一方的人,將長時間絕望,付出沉重代價而無所得。 4) 最後主角在街頭示威,叫大家留守,防暴警察射催淚彈衝過來。 這裡我看得心立時酸了,兩行眼淚都流下來了。

2014七一馬後炮

七一遊行人數明明可叫六十幾萬。 民陣好叫唔叫叫五十一萬,真係on9,班人真係難成大事。 關於學民學聯七一預演。 初步觀察,就社運走向而言,今次學民學聯七一預演算是合乎預期目標效果。 但留意今次有七一加持所以人數會多d。 人數是最重要的,有人數才有得講戰術策略。 大勢來說,我還是不樂觀。 2003年反23條其實是有自由黨“良心發作“才成事。 你就算百幾二百萬人也好,你也是感動不了極權政府的核心,梁振英民建聯也是無恥的,你冚家鏟他們也不會被感動。 出路只有兩條: 1)真正革命 2)拉攏邊緣建制派(eg 2003年自由黨) 第一條路目前係鳩up。 第二條路,我相信我諗到中共都諗到,今次會mark實班邊緣建制派。 但老老實實,如果班邊緣建制派醒少少,都會知狡免死走狗烹的道理。香港商人其實咁落去都係被中共夾死,搵紅色資本replace佢地。 但佢地應該會狡猾地好小心,除非冇後顧之憂佢地先會轉軑。 良心?果班人其實更著重個人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