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雨傘運動,講幾句

有人話,如果警方不執法﹑警方冇士氣,咁邊個得益?邊個維持治安? 岩呀,所以我覺得政府好大責任。 落閘﹑假普選﹑議會暴力,依D社會問題,政府利用警方當治安問題處理。 班警察,好多都自以為「政治中立」,當係處理治安問題﹑對黑社會一樣咁去對班上街抗爭既人。 呢單野,你冇理由淨係怪出黎班人,而唔怪政府逃避問題而將警隊做磨心架wo! 問題根源根本係黎自政府﹑人大落閘,如果唔係班人做乜無啦啦有屋企唔訓要冒險訓街? ---------- 如果你話,”車,香港政府邊話到事,係中共落閘架”。 咁其實你係否定左用道德既角度去睇件事,而係用形勢角度去睇件事。 咁點解可以莫名其妙地skip左道德角度去睇港府﹑中共,而又大大力地用道德角度鬧班上街抗爭既人?雙重標準?? ---------- 調翻轉,政府俾自由行落黎(佔GDP幾個百份點),攪到香港周街金鋪,攪到好多商場升格而趕絕小商戶,連年加租etc 依d事唔係影響民生咩?hence,民怨增加,依d事唔係影響社會安定咩? 你又唔怪政府嗎?定係得把口譴責??有用咩?? ---------- “總之你犯法就唔岩﹑你係逼政府就係唔岩” OK,我假設呢個係你既絕對原則。 咁當年共產黨都係用武力奪權,逼走國民黨,咁點解你會承認一個咁唔和理非非既政權? 梁振英貪污五千萬,無犯法? 點解市民抗命就係「逼政府」?政府逼市民接受假普選就唔係「逼」? 中英聯合聲名,兩國自作主張要香港俾中國收翻(我唔想用”回歸”呢個term),喂,你有冇問過香港人?香港人都係被逼被回歸架wo。

青春無悔

也許有一天我會像現在那些長輩,變得現實,後悔今天的熱血。 但我會明白我之所以會後悔只是因為我老了,失去勇氣,不敢再忠於所知所信而行。 我知道,年輕的我才是對的。 年輕的時候,襯我還年輕,讓我年輕下去。

社會反思,關於警察

寫於6/10凌晨,平靜的旺角 今晚的旺角極度和平。 現場所見沒有藍絲帶攪事,今晚多了很多反黑,不為意有黑社會,警察和市民有講有笑,有人表演魔術大家一齊看,有mk同反黑傾計,整個旺角都很詭異,與前一晚很大落差。 我有種想法。(請看到最尾才判斷) 在社會的潛在撕裂揭開之後,在沒有外力干預下(例如上頭的強硬政治order),其實大家也會重新尋找平衡位。 適應能力極強的香港人,會很快找到平衡位,最終會共生共存。 也許,香港人覺醒,警察亦會有些許影響。 若冷靜過後,警隊中也許會有部份人有所反醒,究竟執法者角色是什麼一回事。 我們佔領是犯法,我想警察的思路就是犯法就要清場,就此而已。 但犯法,是否一定只是清場兩個字? 過去好多年,警民關係很差,警方每次有抗爭者留守都是強硬清場。 這次可能是頭一次有佔領,而警方會暫時hold住不強硬清場,這其實是一個alternative處境,一個alternative的心靈衝擊。 在不義政府命令下,警方成為爪牙,過去一星期大家關係也很緊張。 但,催淚彈,黑警合作的輿論,在當下怒火的沉澱後,也許會對警察心裡留下餘震,留下道德反省。 我很清楚左膠之害,我不會鼓吹感動警察或刻意對警察友善的on9行為。 我想提出的是,我們不需要刻意感動他們,我們做一切從不是為了感動別人而做的偽善行為。 我們要找到一個平衡,做自己,做一個憑良知而行的抗爭者,警方有錯亦要屌,是其是,非其非,不偏不倚,合乎中道。 警察有其職責,我們無須太多幻想,他們要清場時仍會清場,仍要執行命令,當中可能有不合理的命令。 我們無須理會警察感不感動,我們堅韌的做我們的事。 他們做的有時他們並不知道,但他們當中有部份總有天會良知覺醒。 當然,我以上說的是在沒有外力的情況下。 我相信香港當下困局是路西法效應,在不義政權的特定處境下外力阻礙著人的心性覺醒,尋覓自由,尋求共生共存。 所以,我堅定地相信,我們一定要打破不義政權,第一步就是要有真普選。 警隊亦會在過程中或在以後得救,最終共生共存。

遮打運動:進入本土主義抬頭的時代

在此運動之後會是本土主義掘起的時期。 傳統泛民政黨用了廿多年時間而無所得;近年本木主義興起,卻在幾年間能在此運動中形成突破。(成功爭取陳雲上街lol) 在此運動中,佔中三子與泛民政黨後知後覺且無力回應,對比起來學民學聯的應變回應較合宜,且群眾自主性越級成長。 種種對比都突顯出老一代的長期固步自封下的脫節,與年輕一代在長期壓抑下掙扎的生命力。 這運動開始後,社會所隱藏的撕裂被具現化,多了年輕一代覺醒,走上覺醒的不歸路。 泛民政黨會從此被架空,反之泛民政黨需跟隨覺醒群眾的躁動而行。接下來必然衍生本土政黨,本土政治。 我所指的本土,不是狹義的陳雲式勇武本土派,而是泛本土主義,包括著溫和本土主義。 為什麼是本土抬頭? 因為在這場運動中,我們看到離地政黨的離地及無能,所以產生自己香港自己救的求生本能反應。 無論溫和或勇武,共通都是有著“我是香港人“與及“與香港命運糾纏“的意識。 在正常社會,本土主義抬頭是法西斯主義。 但香港不是正常社會,香港是一個長期被壓抑自主的社會,回歸前回歸後也一樣是殖民地。 很多問題也是因為沒有自主而生,例如回歸其實也沒有問過我們香港人意願。 從中醫角度,要醫香港要用奇方固本培元治本而非以民生治標。 所以本土主義是出路。 這個本土主義,是會由年輕一代為骨幹,以新一代的網絡資訊生態為基地,以香港人核心價值為本。 泛民的光譜會大變。 大概而言,現在泛民政黨核心人物們的歲數越大,代表該政黨青黃不接問題越嚴重,亦代表其適應時代轉變的能力越差。

to my香港:天與地

to my香港: 從開始那天跟著你一起。 曾一起去飛,曾失去自己,世上甚麼可相比? 內心的最底總還有傷悲。 年青的忐忑,成長的壓抑,歲月無聲空追憶。 從開始那天早做了打算。 若天不眷戀,若身心耗損,帶著目標走更遠。 人間中到底可還有溫暖? 留低雖太短,時光可逆轉,彷似流水不會斷。 總需要信任自己。 汗血水繪出天與地。 天崩了,我們繼續挺起。 問昨天,可想不起。 儘管錯,讓我錯到死。 別再講大道理。 別要分我或你。 在這刻我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