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義]解決香港房屋問題

理想化地去想如何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的大方針: 1) 政府減少賣地﹑增加囤地成本。 2) 政府大力推行公營房屋政策。 任何住滿七年本地永久居民,能以核心家庭為單位,不設資產入息審查,以合理價格租住房屋。 其效果會是: 房屋供求問題解決,但樓價會下滑,現時有樓在手的人會反對,財團會反對。 樓市既下滑,香港既有經濟模式將崩潰。 我對於這後果的想法: 香港現有的既有經濟模式,根本是以不正常的環境去營造。 我們寧願把矛盾放在市民身上,讓市民沒有房屋,讓市民沒尊嚴地工作掙錢,讓市民蠶食上一代的資源去延續生活,從而把不合理的房屋價格視為正常。 我們把房屋視為奢侈品,而不是生活必需品。 我們把市場上成交﹑經濟上數字上的GDP,視為合理﹑平衡,而非以人的生活為本去審視何謂正常。 然後,我們妄想在這種不正常的框架下去尋求正常。 我們若設了框框認為,為了香港經濟樓市要穩定﹑不能大跌,那麼我們的社會就永遠會像現在,把問題放在市民的身上,房屋問題將永遠無法被解決。 這種大改革,我相信近乎不可能在香港現在這種超穩定社會結構中出現。 所以只能寄望將來賭一鋪,他日中共倒台,香港崩壞,刦後重建,或有些許可能重生。

Java農曆公曆轉換

早前需要在Java上用到農曆公曆互相轉換,但在網上找了好些別人寫的library,要不就是只能做到公曆轉農曆,要不就是會計錯了農曆閏月部份。 最後在網頁(我參考的原網頁已經失效)上找到了一個能計算農曆閏月部份並互相轉換的source code。 但我在使用時測試過,以香港天文台的 公曆與農曆日期對照表對照 後發覺有些日子會轉換錯誤,e.g: 1990-06-23 <-> 閏五月初一。 所以我把那網頁的source code修改了一下修正了問題。 後來亦參考了 1900年至2100年公历、农历互转Js代码 而加入了一些年份數據,令它支援到1900至2099年之間的計算。 註:這程式只能支援換算以下日期: 農曆轉公曆: 農曆一九零零(庚子)年一月初一與農曆二零九九(己未)年十二月三十日之間。 公曆轉農曆: 公曆1900年1月31日與公曆2099年12月31日之間。 Code repository: https://bitbucket.org/Airic/lunarutil 更新日誌: 2019-01-11-v1.3.2: Bug fix。  2017-10-13-v1.3.1: 修正2017年農曆閏六月三十日無法轉成公曆8月21日的bug。 2016-04-21-v1.3: Format […]

the beginning of a programmer: {

回想小時候,在親戚家玩電腦玩到《三國志英傑傳》﹑《大富翁2&3》(阿土仔做主角果隻),就覺得電腦遊戲很好玩。 家母家教甚嚴,我家沒有電腦,她也不買遊戲機給我們。 但我真的很嚮往那些遊戲,所以我就在家中拿來一張大畫紙,在上面畫著類似《大富翁》的棋盤,和表弟一起玩。 那時候,我大約小學五年班,不知道什麼是電腦程式,不會想到日後。 一切都很沒有意識﹑很自然,我就是喜歡那份「建立」的感覺。 寫program,對普通人來說是什麼?我想大概是「懂得整router﹑砌機﹑整電腦﹑解決電腦問題」……並不是這樣的。 對有IT知識的人來說,那就是寫電腦上運行的指令,指示電腦去做些事。 對我來說,小時候,在一張畫紙上畫著那《大富翁》的棋盤,那已經是「寫program」了。 我想,我是一個比較喜歡抽象的人。 對我來說,program不在於code,而在於「建立」。

我無法殘酷

早幾日同朋友講起之前畢彼特套坦克戲,講起戲中殺死投降的敵人一幕。 我們問的是,如果去到果個位,我們會如何做? 好些朋友也說做不到。我想我們該慶幸我們做不到,因為我們的心境也未ready去做一個殘酷的軍人。 其實我們也提到警察的兇狠。 我見過,我在旺角黑夜見過那種「慈母」的兇狠目光。我很幸運沒有被一棍打落頭,但我從那種目光中看到的就是殘酷的目光,他的目光告訴我,若我不順他意他就隨時一棍打落黎。 那時候,我是一直在行人路上向後退,但後退時前面擠滿人根本無路可走,但後面的警察卻不斷地進逼,不斷呼喝,甚至有一次逼得我們有些人跌倒在地。我們明明一直在行人路,我們明明在退,我們明明無路可退,為何要這樣逼迫我們? 我的性格天生就不能做一個警察,因為我缺少那種唯命是從的殘酷。

籃球逸記:多年研究射波姿勢心得

籃球,射波,我不見得射得很準,但也研究了十多年,也有點研究心得。 十多年的探究,如要歸納成兩字,就是「軌跡」。 「軌跡」有兩重意思: 第一個意思,是「球的軌跡」。 一個射球動作,我們只留意球而不理會人,球由靜止在人胸前到投射出去的整個軌跡。 第二個意思,是「人的軌跡」。 一個射球動作,我們只留意人而不理會球,由拿著球到把球投射出去的過程,身體手腰腳重心動作的軌跡。 射球,就像數學,就像物理,就像一條方程式。 左邊expression是籃框,右邊expression是射球動作。 當你在球場射球,你就是嘗試把兩邊expression串連,砌成等式。 你會發覺一個有趣的情況,當你在一個球場花數小時練習「推波」(很差的動作)的話,就算動作本身很差,你還是能練得「好似準準地」;因為你能強行加上一些constant把兩邊expression砌成等式,然而這方程式卻非全等式。(這個領悟我認為十分重要) 我常常自己一個人去球場射波也會遇上同樣問題,就是當自己練到一些成果的時候,我不能確定那是加上constant balance的等式,還是對的全等式。 有時就算練得「好似準準地」,但當我發覺有些地方不對勁也會停下來,因為我知那種「對」是一種「錯」。 探索了十多年的射球方法,試過很多不同姿勢。 練習過把球定在頭右邊射出去,也練習過定在頭正前方,也練習過定在頭上方; 也練習過把手向上伸直只靠手臂和手腕的微動作把球彈出去。(整個原地射球動作少於0.2秒,但太不準)。 練習過主要用食指+中指+無名指的力把球射出,也練習過主要用中指力,也練習過主要用食指力。 練習過跳到最高點把球射出,也練習過跳起中途就把球射出。 研究了那麼多年,最後的結論卻又很簡單,就是「軌跡」越簡單﹑直接﹑順暢就越好。 以實際例子說明。 以前小時候射球/很多人射球,都是放到頭上un一un再射出去。 那從「軌跡」的理論去看,即是你的射球動作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是把球由胸前靜止到頭上沉一沉,第二部份是藉沉一沉的potential energy轉為kinetic energy把球射出去。 我後來研究的射法是,球由胸前靜止向上垂直升起到頭前上方直接投射,只有一個動作一氣呵成。 我對這「軌跡」的方向是十分肯定的,原因如下: 1)只用一個動作的話error rate會少於用兩個動作。 2)球垂直向上升起直接投射,相比起在頭頂un一un投射,其實前者的慣性會更有效益地帶來動能。 […]

何韻詩擬組新世代政黨參選

何韻詩擬組新世代政黨參選,我舉腳贊成。 但如果組成部份又係包括{民主黨+工黨+公民黨…}長老,咁我就好反對。 政黨組成後,可與傳統泛民合作,但組織本身要與傳統泛民抽離。 最好做法,是與現任學聯,學民合組,因理念相近及關係較好。 與熱狗/本土派太多牙齒印好難坐同一條船,但將來一定一定要合作。 相對溫和的新世代政黨,為勇武派提供理論基礎,作後方支援,打輿論戰。 傳統泛民,要不就與時代進化,真為理念不為碗飯,否則你與社會脫節,唔駛攪你你都收皮。

無題@2014-08-12

小時候寫東西,沒想過為什麼;現在仍間中會寫,也不是為了什麼。 自問文筆很平常。自己亦很清楚,我也不是會寫出理論核彈的推論那些人。 我是一個很需要自由﹑很需要個人空間的人,但我不是那種很outdoor會在天與地間狂奔的那種人。 自由的文字,或者自由的code,是那能讓我自由奔放的草原。 幾年前有朋友說過一個心理測驗,問你心中的馬是怎樣。 你心中的馬的形象,其實代表了你的事業狀況。 我立刻就想到心中的馬,是一幅水墨畫中的馬,站著,四腳靠攏,側望著右邊的遠方。 事業也好,其他事也好,其實我總是喜歡與一切東西保持一點空間,就如水墨畫與現實之間的距離,我是水墨畫的馬,就與現實的一切保持距離。 水墨畫中,能有著小橋流水人家,草原不會被發展,沒那麼多現實。 早幾年租了台server,開了個wordpress。 有人可能會問,網上有很多免費的blog,不用給錢去租吧。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免不免費,也不是功能如何,而是有一個真正只屬於「我」的地方,就像一個自己的家。 一個家不需要豪華,不需要很吸引,但要有自主權,高度自治。如何裝潢,好與不好,也是我的心意。 對於香港——我的家——我也一樣,我想要的是自主,自治。

《請不要在深水埗賣旗》

很喜歡My little airport的《請不要在深水埗賣旗》 這歌主調是屌社會刧貧濟貧,但特別在於歌中最後有一段不斷的隨意的「xxx,屌你」,而對象往往是與社會不公義有關。 社會有很多問題,但社會卻往往傾向把問題「和諧」化。 其實我們應該用「屌你」的態度去面對,拒絕「和諧」。 就算屌多一百次,都要記住那份對社會不公義「屌你」的初衷,繼續「屌你」。

冬眠

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放幾個月假冬眠,但我知這是不可能的事。 現實是,有份工作在身,就無法放幾個月假。放棄工作去放假,就要想法子在他日見工時解釋為什麼那段時間沒工作。在社會中,停下來,想停下來,好像是一件不大正常的事。人像齒輪不斷運作,不斷向前,不斷上進,不斷增值,不斷超頻,不斷的不斷…… 我其實很滿意亦很珍惜現在的工作。我其實不是有什麼地方想去,我不喜歡working holiday,我不嚮往他鄉。 我只是想放幾個月假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