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與命

我是認真的去面對自己的將來。 自己一個人,生活不缺。但將來,樓,結婚,其實樣樣都錢,始終將來還是要去打算。 錢不是萬能,但始終有用,沒有錢,現實會有很多限制。 錢對我來說不重要,只是如果我想人生幸福,還是需要錢。 我不相信童話故事,不相信白白的美好。 我覺得童話的幸福背後是現實的堆砌去平衡。 但可以的話,我希望將來能讓我的另一半能相信幸福,我會承擔起現實,我希望能讓另一半生活無憂。 我希望自己將來會有事業,會搵到些少錢,有經濟基礎,帶對方去吃﹑去玩﹑去看﹑去讓對方快樂。 也許食白面包也可以快樂,但我希望能帶對方吃她喜歡吃的東西,看著對方開心的模樣。

關於紫微斗數的想法——是否有什麼神秘力量?

關於紫微斗數的想法——算命是否一種宗教? 我認為紫微斗數並非有什麼神秘力量。 且打個比喻,如果我說「欲速則不達」,「欲速則不達」這句說話是否有神秘力量在其中?明顯沒有吧。 但「欲速則不達」這句說話中,包含了統計學,包含了pattern analysis。 這句說話是包含了古人從人類急進(欲速)往往失敗的經驗結果的pattern分析,然後根據同一pattern去斷定一些未發生的事。 斗數某程度上也是類似,是一種pattern分析。 以我淺薄的理解,斗數當中不少rules其實也可以interpret出很多人類生活智慧。 而綜合各種生活智慧,古人compile出一套方法,形象化﹑簡單化地去build出一個個命盤model。 而算命起盤的方法,就是找出一個與你過去的事match的一個人生pattern model(命盤)。 然後以此命盤去算人的未來。 我們可以想像,那只是以一種「欲速則不達」的方法去歸納pattern,去分析人生。 那情況就像,一間雜貨店data mining,可能會發現買啤酒的人90%也同時會買紙尿片。 所以他的推論就是,適宜把啤酒與紙尿片放在同一貨架,那麼生意應會比較好。 用紫微斗數的角度,就是人在某時間會發生某些事,什麼事比較好,什麼事比較差……這是一種趨勢預測。 然而,作為客人,作為一個人,我相信人是有自由意志的。 我來到雜貨店,我不一定要買啤酒,不一定要買紙尿片,我不一定要買什麼東西,我們不一定要順著趨勢,趨勢也不一定準確無誤。 命運也該如此。 所以,我的認知是,紫微斗數是古人歸納智慧的data mining,而非有什麼神秘力量在其中,人不需要過份執迷。

關於面相與紫微斗數的想法——相由心生?命盤是否宿命?

最近幾個月開始學面相與紫微斗數,對於這兩個算命系統我其實有很多東西想說。 1) 人不可以貌相 VS 相由心生 這兩句說話其實並不一定矛盾。 前者的「相」,我會定義為外表好壞。後者的「相」,我會定義為面相的「相」。 在學面相之前,我其實也有一點看人的直覺。 從一個人的面貌及基本談吐交流,我能大概感到一個人的性情。我能感覺到的是一個人會否出賣朋友﹑一個人是否奸﹑一個人是靈動還是慢熱etc。 通常不是人人我也能感應,但potentially有危險的話我會感應到。 我很信面相,就算不是全部準,也有部份是很準的。 紫微斗數其實也有面相的成份,因為人的命格都有主星,主星都有相貌特徵。 例如: 眼大,矮少;象徵的是先鋒/破耗之星,性情急進,好破舊立新。 眼神強,眉有氣勢;象徵的是將軍/權力之星,善計劃。 非常肥胖臃腫;象徵的是倉庫,個性保守,包容。 …… 我現在看人也會嘗試用這個系統去分類,但功力尚淺,看過的人的sample太少,還未能掌握得很好。 但有些人的相比較易看,我能分到類,我會發覺與那些人的個性是真的match的。 2) 紫微斗數所算的命是否絕對的命運? 我曾與老師討論過,一日之中,不同的人在一日中眾多命盤中的分佈是否平均的。他認為是平均的。 那麼,所算的命是否絕對的命運? 老師的老師,曾經在書中提及,算命算的不是宿命,而只是一種趨勢,實際上有很多事可以影響這種趨勢。 老師的理論則是,算命算的是會發生的事,流年運程可能算得太盡而不太準,但至少先天﹑十年大運一定準,人算命是要知命認命,預早有心理準備,盡量避重就輕。 我自己的想法推論是這樣的(theorem of uneven distribution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