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upgrade左上android 6.0後鬧鐘唔響

部Nexus 5一直用開某個alarm app相安無事,但自從upgrade左上android 6.0之後就試過幾次alarm唔響,大x鑊。 我幾肯定唔係我自己唔知醒而係佢真係冇響,因為我係會set 3個唔同時間響,同埋每個都要計一條數先熄到。 google左一陣之後發然到依個post覺得可能係中左依個問題: Alarm clock not working with Android 6 (Doze) 個post入面有人話solution係將clock同alarm app既battery optimization disable左佢。 留名試下希望work。    

講兩句: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

有時間中會聽到一些朋友對一些問題提出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之類說法。 我自己對這些概念其實有一些想法。 利申:本人中學冇讀過econ,大學通識只讀過半個course。 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這些概念,它們只是描述一種狀況,基於供求律及一些假設,事物會達至均衡價格。 然而,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達至的均衡價格,從來也沒能保證結果是合乎道德的。 一些走火入魔的人,說出這兩個term,有時只是為說出一句潛台詞:「哦,係呀,因為供求,所以係咁架啦」。 這是在合理化犬儒﹑離地中產心態﹑沒有同理心,然而無助解決社會問題。 反對干預市場之說的背後強大理據在於自由市場達至均衡價格分配資源,是最efficient的做法。 然而,所謂「干預」,是否一定是操縱價格違反供求律? 若然所謂「干預」並非操縱價格,而只是宏觀調控改變價格以外因素,那只是改變環境以改變供求,然後再由自由市場自行調節至均衡價格。這是一種干預,但仍然是自由市場。 與其一味抱持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其實右派正確態度應該是以合理干預去調控市場,但仍以供求角度去入手,從而得出一個合乎道德的均衡價格,從而解決社會問題。

再講兩句:全民退休保障

全民退休保障,再講兩句。 全民退休保障說成是年輕一代供年老一代,是把它描述成一種世代鬥爭。 然而我認為,實際上全民退休保障的成本不只是年輕一代才面對。 真正的問題是人口老化,是一個社會整體面對的負擔。 若人口老化真的去到那麼嚴重的程度,就算沒有全民退保社會都已仆街。 所以社會需要其他政策去配合人口老化問題,以及福利負擔問題。 全民退保不是簡單strictly 1 or 0的議題。 誠如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的post所言,全民退保當中牽涉N個sub議題。 不過如果政府攪依壇野,我都冇信心,政府睇怕會鳩黎。而且議題太複雜唔會有共識。 所以複雜簡單化,其實不如政府加生果金就算。 起碼生果金算係有共識社會接受。 remarks: 其實現行生果金高額高齡津貼毋須申報經濟狀況,o係概念上其實已經實行緊全民退休保障。

講兩句:全民退休保障

對全民退休保障,我自己既睇法: 1)有d人成日用一個絕對既可持續發展觀念去諗。但其實若講人口越黎越老化,後生越黎越大負擔,以依個logic而家既生果金又咪一樣,點解生果金唔會食到政府破產? 2)政府成日話乜乜破產,佢成日起大白象梗係破產啦。 3)其實有d錢(福利)係唔會可持續到,因為有d價值係invisible。 4)退休保障原則上我唔反對,但而家香港地貧富懸殊得咁勁,如果額外既錢係由打工仔出,我係反對。 一係政府出,一係改稅基係有錢佬/商人果度出。 5)原則上我支持一種老有所依既制度。either加生果金/全民退保都冇所謂。至於係咪入息審查,唔應該限到八萬咁低,冇X用;同埋要睇埋審查成本效益。

都是戲一場

朋友說得很意味深長,社會人事通通離不開是一場戲,各有各角色陣營劇本利害。 現實很多時不是要把事情做到最好,因為沒有最好,往往只有平衡做法。所謂“最好“有時也只是一場戲一個道具。 但有戲總比沒有戲好。人們做戲至少也會有個劇本有個譜,不能太離譜。所以縱使一切離不開一場戲,社會裡還是需要有人去相信理想,也還是需要有人去做好劇本及完戲。 我們不會殘酷地跟孩子說,世上沒有聖誕老人,也不會跟他們說世上無童話。我們要相信世上有公義,真理,美好一面。

迷思——MongoDB沒有data structure/object relationship??

我有時有種感覺,人們對MongoDB/NoSQL有種迷思: 將其embedded document data structure概念,等同拋棄data structure概念。 又將embedded document沒有table join的概念,等同於拋棄object relationship概念。 沒有人是孤島,正如沒有object是孤島。 MongoDB/NoSQL去掉的是傳統relational database的固定schema對data structure的框架,去掉了table在概念中的必要性。 但是,flexible的data structure不等於沒有data structure。 去掉了table概念的必要性不等於完全拋棄object relationship,否則為何仍會有collection的概念? 這當中其實牽涉data structure﹑object relationship問題。 而要解決迷思,就不應將這問題的答案二分化為「有」or「冇」。 我自己就認為,問題的答案是「是可以有亦可以冇」。 Mongo DB提供了一個彈性給developer,而這是relational database沒有的,這才是其價值所在。 再具體一點地去講。 data structure/object […]

Developer日誌:frontend framework初感

最近因為想執下自己d 野d code,所以睇/玩過下三隻frontend framework:angular.js, mithril.js, react.js。 用落angular冇耐就發覺奶晒野,好多野都要用“the-angular-way“去做。 learning curve痛苦固然係好大問題。而另一個大問題係用“the-angular-way“去做,將來點做refactor?同埋the-angular-way既knowledge我自己覺得其實唔係好reusable。 公事上要adapt angular.js,但自己野我就自由意志喇。 mithril.js初頭試ok,但有d位卡住google左陣發覺唔識攪,佢community又唔太大,難d google野。 react.js係相對易上手,lightweight,冇咁多coupling(relative to angular.js),可以同其他野夾得好d易d。 所以暫時試完三隻野都係決定用react.js去執frontend。 btw有個framework見到有d潛力想掂下但未試,Aurelia.js,留名待J。 我睇好原因係因為相對the-angular-way自創directives, Aurelia.js係比較close to用ECMAScript6/html5去做野,比較近web standard同埋d knowledge將來比較能reuse。

生活隨口up兩句

命也好,運也好,我接受自己命不好,運不到。接受了,然後在活著的日子好好過活。 老實說,對我來說,有份工,基本衣食不憂,可以寫寫code,上網,打機,做廢青,已經唔錯。 有時我想,很多人說夢想很重要,否則如咸魚。我固然有想做的事,夢想,不過好好過日子也重要。 有時忙完一天兩眼閉上前回想,我今天有離夢想近一步嗎?夢想是什麼? 有時無夢也好,重要的是尋夢的過程。問自己夢想是什麼,有時尋的其實不是夢而是現實生活的意義。 人們說,生活不只生活,還有夢想。 我說,生活除了夢想,還有無聊,無聊的浪漫,浪漫的無聊。

對mobile app開發的想法:Mobile App as Web App in App Container

坊間有一些 HTML5+JS 的 hybrid app framework,例如 nativescript[1]﹑PhoneGap[2]。 市面流行這些 thirdparty library 說明了他們的存在價值——不同 mobile os+web app 的三重開發環境,增加了很多開發成本(X3)和知識碎片問題。 我對 mobile app 開發有個想法,就是 mobile app 開發不應再以 native code 為重心,而應轉移成 web app 開發模式。我認為 Google/Apple 可以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