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港人自決理念

我個人立場是認為應破除香港與中國的主權關係,破除大中華主義。 對中港關係,只需視為權力﹑外交關係。 但以上立場不一定只指向「獨立」。 無論獨立﹑歸英﹑聯邦,也是我樂見其成的出路,一切只視乎邊條路易行。 要留意一下,「港獨」與「本土」並不是同等的。 歸英﹑聯邦這些option,即使並非港獨,但卻是不同形式的本土agenda。 在目前,無論是獨立﹑歸英﹑聯邦,首要要做的都是提升港人自主自決意識。 所以短期內,未必應focus精力於統獨之分(在這點上我不認同民族黨),而是向香港人教育﹑宣傳﹑解釋「港人意識」﹑「自決意志」。 將來最終,我固然希望港人會自決走向與我立場相近的願景,例如上述的獨立﹑歸英﹑聯邦。 但如果最終人們豬到極,我尊重搭沉船,仍會繼續身土不二去推動我相信的理念。 公不公投,其實也只是最終得到大部份民意之後,最後叫糊的行動。 公投有什麼option倒是其次,公投之前你做到民意﹑做到時勢﹑做到timing,這才是重點。 最終香港會行到的會是獨立﹑歸英﹑聯邦還是其他? 我不知道,我只能憑理念﹑common sense﹑初心,見步行步。

2016看未來泛主派大局觀

我跟朋友說,直選1/2,關鍵三分一,其實並不是最重要,那只是一個很短視的大局。 之前都說過,拉布會被反制,是短期內會發生的事,然後泛民主派下一步可以點? 派民主泛未來走向,我一早說過一個重點:願景。 泛民只是一直在叫人含淚﹑守住直選1/2,關鍵三分一,只是看現在,而沒有提出任何願景。 反之,左翼(e.g:陣列﹑眾志…),提出了自決。 本民前+青年新政(ALL In HK聯盟),提出了自決。 熱普城,提出五區公投,全民制憲。 願景,有時可能只是一個空泛的信念,只有大概方向,見步行步。 相比起可不可行,願景至少是展現出一種視野觀﹑姿態。 選民往往是短視的,而2016當下結果,泛民仍然有一定勢力,而泛自決/熱普城,也許勢力不會很大。 但2016-2020未來四年,香港會發生的事,會令更多比較關心時事的人看到議會淪落,泛民作用削弱至近乎無用的地步。 首先是這班比較關心社會時事的人的心態轉變,然後就會是他們伸延開去沒那麼留意時事的人的轉變。 方向﹑trend就是這樣走。 到2020年之前的時候,人們就會尋求提出新願景的政治論述﹑勢力。 最終,還是會走到我今時今日所提的:前途自決。 到時侯,陣列﹑眾志﹑本民前﹑青年新政﹑熱普城…還是否存在?我不知道,消失了哪個我也不會覺得奇怪或難以接受。 方向﹑trend就是這樣走,那個位置一定會有人/組織去補上。

泛民主派變革

船運業行情不樂觀,各種環境因素不樂觀,我公司都蝕緊錢。 船運業既大公司大可食老本,很穩陣,但無法面對環境轉變,長遠慢慢被淘汰。 我公司(及一些其他公司)提出IT digitalization變革,叫做有一個宏觀視野願景。 其實幾慶幸,因為這世界很多人都很短視,看不到願景﹑視野,寧願慢慢被淘汰,都不願去搏一鋪。 你看看香港人﹑泛民就明白,根本是同一個問題。 當中不乏高學識﹑理論知識的精英中產,但有話事權就是欠缺宏觀視野﹑與時代脫節的人。 泛民多年內在不變革,最後外在環境自然而生就出現了本土﹑自決派。 待到2016年,香港泛民主派,風高雨急時正正要面對很多變革過程的問題。 之前老闆share俾我地睇果篇講「Two speed」的文章,帶出新舊並行協調的重點, 其實反過來可以apply到香港泛民主派問題上。 但當然,困難比較大。 因為一間公司有領導人,但香港泛民主派群龍無首。 點都好,坐埋同一條船,我冇外國護照,未來既事我都係同所有香港人一齊面對。

黃琛喻

黃琛喻係新東,我雖然冇見過佢,但大概知佢既理念。 佢係一個素人,而有d人都好buy佢。假如將來有日,當黃琛喻發覺一個人力量唔夠,而需要聯盟﹑組織去一齊推動理念。 之後佢下次去選,可能已背上一個政治組織/勢力既名號。 然後,當對其他人有威脅,就可能會有人質疑佢錢從何來﹑係咪收中共錢﹑界票﹑係鬼……點解2016今屆冇人話佢依D,係因為佢係有素人光環,而且佢威脅唔大,泛民/本土/建制都冇乜人插佢露底。講到依度,你會唔會以為我唔buy佢? 錯,我係好buy佢理念的,我認同軟性sell港獨﹑法理港獨﹑本土﹑自決……理念上很相近。 而暫時觀察,我都信依個人既。我想講既係,好多人慣左素人光環,亦慣左「收中共錢」﹑「係鬼」果d牛鬼蛇神野。 今日黃琛喻係小清新,希望今日大家記住呢份支持。 面對政權,一個人係做唔到D乜,行得出黎最後點都會發覺,一定要有聯盟﹑隊友的。 他日黃琛喻亦難保面對果d牛鬼蛇神野。 ————————————————————— 新界東 議席數目:9席,法定門檻:11.1%編號     政黨     候選人     票數(百分比)     備註 1         獨立(專業動力)     方國珊 2         民主黨     林卓廷、劉慧卿、丁仕元、吳錦雄、羅英翔 3         無申報     廖添誠、姜炳耀、李維 4         香港復興會/熱血公民     陳云根、李珏熙 5         社民連/人民力量     […]

2016立法會選舉,泛民選前棄保

傳統泛民﹑左翼事前冇協調而出咁多名單,到最後有人要棄選。 而實際上even係傳統泛民政黨想過票俾其他傳統泛民政黨,亦冇可能完全地過俾其他侯選人。 而且邊個過俾邊個,都仲未傾掂清清楚楚。 客觀情況下,依傳統泛民支持者/黃碧雲果類人logic,傳統泛民就係界票﹑事前冇諗到自己口中日日講既「大局」。 傳統泛民﹑左翼下次再講咩政治倫理﹑龍門﹑雙重標準 真係review下自己講咩先。 利申:我真心覺得傳統泛民棄選既做法冇問題,但佢地要面對返過去自己既質詢,面對返自己claim既「不顧全大局」既政治後果。

Facebook share d乜?

Facebook有圍爐algorithm,所以無論你用咩approach去講野,最後都只係會reach到好集中既群體。 雖然係咁,但我自己從來都覺得,我facebook講咩share咩,盡量都會諗點影響到人。 所以even可能冇人睇,我有時都會share d冇人睇既文(e.g:練老果d)。 有時有d擺明立場既content,如果我一話不說照share出黎,even我冇表達過一個字,但其實唔係冇present到一d message出黎。 我有d唔多了解政治既親戚﹑朋友,佢地會點吸收﹑佢地係咪有足夠認知﹑判斷力去獨立思考?我唔敢包。 我share依類content通常都會加d自己comment去導讀,而當中難免會有少少個人立場,例如:香港﹑民主﹑本土﹑抗爭etc。 無論我落唔落導讀comment,我覺得自己都微小地影響緊其他人﹑有緊interaction,我覺得我係有份責任去面對依件事而要去做好d。 當然,依個只係我個人睇法,其他人有言論自由。 我對facebook呢個platform係咁睇,但facebook對好多人黎講可能只係輕鬆social hup。

未來泛民主派走向:由社區/地區至上推動港人自決

當政府明目張膽DQ依d都做得出, 講真,我對泛民主派o係議會靠拉布﹑關鍵小數既前景唔太樂觀。 又,勇武抗爭o係現時警力遠大於抗爭者既形勢下,其實亦去到bottlenack難以實行。(但至少我不會對抗爭者割席) 我覺得未來泛民主派,其實o係無乜選擇之下,現時既野keep得就keep住做之餘,可能要轉向社區/地區工作。 「下層」工作:回歸社區﹑地區議題,推動民生自決,守護地區被制度剝削的價值。 「上層」工作:宣傳本土價值﹑港人自決前途。(compatible with港獨) 盡可能嘗試由「下層」行動帶動「上層」理念,上下連接。 In anyway & any 選舉結果,我個人會支持既理念,從來都唔係永續基本法/全民制憲,而係泛港人自決論。 而短期內,比較valid既手段應該係依附於基本法下既「法理港獨」。

「大局」Goodest logic

我個人並非熱普城支持者。 我只係唔明,當泛民支持者講「爭取最多非建制派入局,守住反對23條﹑反對修改議事規則,直選過半﹑三分一小數,一席不能少。」既同時, 佢地會唔會係寧願保譚得志,攬炒而俾謝偉俊入局;都唔會選擇棄譚得志而保大局投票立場上較傾向會投反對既黃洋達? 佢地口中所不斷講的「搬龍門」﹑「雙重標準」,話完人識唔識話自己? er….又或者不如老老實實地承認「反雙黃/熱普城」priority係重要過「大局」吧? 咁又其實,泛民支持者either係「搬龍門」﹑「雙重標準」,又或者係「老實承認」,我都覺得冇所謂,但佢地下次講果時自己都反省下自己講緊乜。 一臉正氣地話人「搬龍門」﹑「雙重標準」﹑「不理大局」時,會不會慚愧? 利申:上面既logic係黎自泛民支持者。我個人唔認為「搬龍門」﹑「雙重標準」係絕對原則,顧不顧大局亦都係valid option的。 所以我係接受到泛民主派支持者「搬龍門」﹑「雙重標準」﹑「不顧大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