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還是離開?

早幾年從一些有宗教信仰的朋友身上看到一種處境: 對於宗教團體(e.g:教會)的腐敗不堪,人們對去留會有兩種極化的取態。 (1) 認為應忍辱負重,留下來改善情況。 宗教團體當權者本身既已腐敗不堪,若有良知的人都走了,那麼在團體裡的年輕人,豈不是任由當權者洗腦教壞?誰來保護那些年輕人? (2) 認為不應參與宗教團體其中。 因為當有良知的人決定留在宗教團體裡,那變相是正當化﹑合理化了宗教團體。 別人很可能會說這樣的話:「你看,那人是有良知的,都留在這教會,這教會一定是好的地方吧」 結果亦會吸引到一些年輕人投入腐敗不堪的宗教團體(e.g:教會) 其實這問題,不只是宗教團體,而是在很多不同地方也會有這種兩難困局,例如走入建制還是走出建制去改革社會…… 幾年過去,我都給不到自己一個客觀答案。 但我自己主觀而言,就不喜歡難為自己,所以一定獨善其身,不太投身於任何組織之中。

談本土

「本土」,其實是很籠統的。 何謂「本」?何謂「土」? 其實「本」就是身份認同,「土」就是身份及利益分配。 不同人對這兩個問題有不同的解讀演繹,都可以Develop出一套自己的存在主義政治論述。 對我來說,「本土」之用,正在於其含糊﹑籠統。 含糊﹑籠統,另一角度看就是彈性。 善用之,則能把「本土」變成一套彈性的論述framework。(當寫code咁睇其實都ok) 不善用之,邪惡一點,則能濫用於manipulate群眾。 這是兩面刀,是善是惡,在於人在於心性不在於刀。 我是支持善用「本土」的。 原因在於我明白到,香港近年面對中共赤化的景況越來越壞。 和理非非成為絕對道德原則,是以往幾十年來香港人的習慣。 但隨景況越來越壞,過往的既成原則定得太死,則會成為將來抗爭上自打嘴巴的障礙。 例如:當日長毛反對參與小圈子選舉,但今屆他卻有意去出選,這正是原則太死造成他日抗爭欠缺彈性的問題。 所以我自己其實習慣不將把底線定得太死,需要留論述前路/後路。 論述應是dynamic而有規律的,是能預留buffer隨時代progressive interactive演化的。 而本土論述framework,能提供一定的論述彈性。 很多人執著「本土」牌頭,但我反其道而行,早一兩年已跟人說,放下牌頭吧。 對於「本土」,be water﹑shapeless﹑formless…… 過幾年,就會有不一樣的人事﹑不一樣的論述。 那不一定是像當今的「本土」,牌頭可能會變;就像那些人說什麼「現在不講本土,講統獨」。 其實牌頭縱然不同,但背後的歷史演化是continuous與息息相關的。

作為「韜光養晦派」,我不太反感人們熱衷小圈子特首選舉

我對小圈子特首選舉,睇法都是咁,是蔑視的。 不過我其實不太反感很多人在其中熱衷奉曾俊華﹑胡國興﹑長毛,甚至葉劉等。(認不認同是另一回事) 我和很多人想法一樣,認為有志之士,或本土,當下該韜光養晦。 我認為熱衷小圈子特首選舉,長遠意義價值不大。 不過,都不可能所有人都去韜光養晦。 其實這段時候,有D人make some noise,對「韜光養晦派」甚至整個泛民主派來說不一定是壞事,也許比鴉雀無聲好。 沒有一點noise,只怕人們無法面對絕對與虛無,甚至信仰崩潰。 我其實都是站在自己立場——「韜光養晦派」——的角度說的。 我或其他人作為「韜光養晦派」,有人make some noise,其實都可以算係一種cover去掩護你去「韜光養晦」。

Lalaland

我自己是幾鍾意《Lalaland》的。 故事橋段其實幾簡單老調,都是果D故仔,但它成功塑造到男女主角的立體性格﹑心路歷程成長。 立體的人物描寫,讓觀眾投入。所以即使故事橋段老舊,也能帶動觀眾。戲中輕輕帶過的現實與夢想的掙扎﹑情愛的遺憾,都讓人看得很有現實的共嗚。

Fortel v6.2.4 release notes

=== Fortel v6.2.4 release notes === Release date: 2017-02-10: New feature: 新增”分享到Whatsapp”功能。 用家在使用mobile或ipad瀏覽時,命盤上方會出現”分享到Whatsapp”的按鍵,讓用家能把命盤分享到Whatsapp的對話中。 ========================= Fortel 紫微斗數排盤網網址: https://www.myfortel.com/ project homepage: http://blog.airic-yu.com/mycode/for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