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聽了一些人的說話。 話中,聽到了好些message,也sense到了一些東西,及大概預計到一些可見的將來事。 有些事就算現在是未知之數的,大概可能性我也有個譜了。 其實priority什麼﹑方向什麼,也都說了。 由priority﹑方向,也能估算出一些中短期內decision的typical做法,做法手段來來去去都係果d。 半年內會發生什麼事? 我傾向相信的是,半年內沒有什麼特別事會發生出來。

改變社會

改變社會, 不是靠一個Batman去執行正義,不是什麼英雄去抗爭,不是學生光環…… 不是誰幫了誰,也不是誰為誰包了底…… 而是要把追求公義成為一個踐行的culture。 在社會的變化歷程中, 有時你看見別人在做一件事,毫無串進, 那可能代表那是在重覆地做一件毫無意義的事, 也可能背後其實是潛移默化了一些事。 而事情是哪一種,就要自己去了解並獨立批判思考判斷。 雨傘革命失敗收場,也不是沒有為社會帶來任何impact。 儘管本土理念沒有壯大下去,甚至備受打擊,也不是沒有為社會帶來任何impact。 一件事沒有得到客觀的成功,不代表那件事本身是錯或沒有意義。 反過來,客觀上成功的事,也不代表它是正確的事。 信念,耐心,學習,成長,open mind,初衷,give out。

我的志向

十幾歲時,若你問我理想是什麼,我會說是想將來做programmer。 但那實際代表的是什麼? 其實只是純粹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已。 剛出來社會時滿懷熱誠,是對寫code的熱誠,以及對能做出好成績﹑成就有所期盼。 那份熱誠與理想,對比年輕時所多出的,仍是很個人化而且含糊。 現在都30歲了,想法也確立了多一點,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在什麼。 關於那份熱誠與理想,我是多了一份人生使命感。 我希望能做一個好的engineer,能透過思想﹑技能,去解決問題。 我希望能幫到其他的developer,令他們快樂。 我希望能幫到別人,去解決問題。 我希望能幫到社會,能為社會帶來impact。 而且單單的幫是不足夠的,我更希望的是能以身作則,去推動culture change。 世界並不會因為誰幫了誰而改變,或因誰為誰包了底而改變。 真真正正的change,一定要是有culture change,才能令環境從根本改變。 若能改變世界,我對自己的存在是不在乎﹑不計較, expendable。 30歲了,若你現在問我工作與生活是為了什麼? 我說,我存在,就要為了理想而做更多的事,包括生活與工作。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話的相反就是: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因為有種責任,所以為了理想,自己就要變強,才能承擔更多。 自己幸運地得到的東西越多,就越有責任去變強再去give out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