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敏反應的香港人

香港人往往對中國很敏感,彷彿小小事都會令人想起共產黨,彷彿一切也是洪水猛獸。 很多人,尤其是關心社會並支持民主那邊的人,也不少人有這種敏感的現象。 如果香港是一個普通的已民主化的政局簡單的地方,這種敏感是一種過敏反應的病態。 但在中國現今這樣反民主﹑反真相﹑反人性的政治環境下,部份香港人的這種敏感,是一種抵抗的機制。 有些人(離地學者)會將這現像解讀為香港人自大/自卑心態的延續﹑香港人自認比內地人高一層次。 而我則認為,這是人性求存的本能: 當核心價值的存在受到威脅,人的本能就會作出自我防衛機制,為保護核心價值而變得敏感。 作為香港人,我也是那種過敏的人,但至少我並不像那些離地學者所說一樣用民族階級的角度去看中國人/內地人。 我並不特別討厭內地人,我討厭的是把文化差異如此大的中國人與香港人逼在一起產生磨擦的政府﹑社會制度。 中共政權不仁不義,種下惡因。 這令到所有中國人﹑香港人,用上麻木不仁﹑犬儒﹑道德淪喪﹑敏感等不同的異常反應去活著,這些都是惡果。 就像吃了家明——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也不管事後將人的人性扭曲到向好還是壞那一面,扭曲人性這事情本身就是惡果。 最可笑的,喊亦正常。 最悲壯的,笑亦正常。 哪一個可發育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