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白票守尾門

我反對白票守尾門。 第一,為何普選變成是給予我們否決權? 第二,否決後,是用小圈子選臨時政府,那否決有什麼用? 第三,若如此方案通過,則部份市民會自以為香港已有民主,能漸進。實則不是。 信不信由你,此等鳥寵式民主方案,一旦通過,過左海就是神仙,不會有漸進。 雖然“起碼有否決權“,但通過了後會令民主/真普選的輿論戰更難打。 別再說什麼公民提名/真普選是烏托邦。在仆街中共底下,爭取一件很基本,很合理,放諸海外也有例子的事竟然被說成是烏托邦?那是對烏托邦的侮辱。從何時開始,香港人習慣了把正常當作烏托邦,而把不正常當作正常? 為何不否決之?為何要急於“解決“問題?為何解決的方法是“解決“香港人對民主的追求,和諧化,令香港有效地被管治,而不是香港政制民主化?與其無法解決而強於解決,我寧願否決,讓矛盾赤裸裸地呈現,勝於粉飾太平。

普選一人有一票點計都是比現時1200選委進步??

梁振英,卲善波等人說,普選一人有一票,點計都是比現時1200選委進步。 這是語言偽術。 普選概念所包括的不只選舉權,還有提名權,被選權。 一套制度,部份進步不等於整體進步,因為可能有其他部份退步,整體還是退步。 以部份的屬性套用到整體屬性,這是邏輯謬誤,語言偽術。 北韓也是一人一票,但人們只能選金正恩,而且誰也不敢不去投票,難道這又很進步? 香港的普選,若是鳥寵式地由中共控制提名,不會比現在的制度更民主。 循序漸進?中共只會漸進式滲透,越易被它控制越好,何來誘因去讓你民主進步? 中國的民主及人權是“最好“的,它這次已給了你“真“普選,很好,香港人不能再要求什麼。 不能給中共這樣一個借口。

堅持真普選,信念救港

群眾的心靈會引導社會的走向。 若群眾多數是醒覺的,無論社會制度有多壞,社會也會走向幸福。 反之,若群眾多數是心靈被蒙蔽的,無論社會制度有多好,社會也會走向墮落。 在回歸前的香港,制度是良好的。 不過,那時候香港人的心靈也是被蒙蔽的,人人追求錢,為兩餐生存,無人追求自由。 在太平盛世,經濟起飛的年代,香港人不需要知道自由是什麼,也能富足。 我們以為這就是可持續的幸福,但其實只是社會未經考驗。 回歸後,制度改變,考驗來了…… 令社會墮落如今天的,並不是那些倒退的制度﹑荒謬的政治事件,而是香港人的心靈。 長遠來說,心靈會引導社會走向,若香港人是醒覺的,會去為自由﹑公義而對抗,社會最終亦能走向幸福; 反過來說,若多數人的心靈是被蒙蔽的,多數人倒是依附於沉淪的價值觀,社會最終會走向墮落。 而當下我所見,香港人正是多數人未覺醒﹑心靈被蒙蔽,正引導著社會走向墮落。 真普選,假普選,只是制度問題。 無論有沒有真普選,香港也會走向滅亡。 真普選不是萬靈丹,無法令香港復活,其作用也只是遲死早死的問題。 但我仍然是堅持香港要有無篩選﹑一人一票的真普選。 為什麼? 因為覺醒的人,必信奉著自由﹑公義﹑力求真相等價值觀。 基於此等價值觀,我堅持香港要有無篩選﹑一人一票的真普選。 真普選無法救香港,但若群眾多數是信奉著自由﹑公義﹑力求真相等價值觀的信念時,那份信念就能引導香港離開當下的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