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總掛念從前,球場上那可愛片段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球場上那可愛片段… 今晚一班中學同學又約三育打波。 平時多數小貓5﹑6隻蒲頭。 天似會落雨,心諗會黎既應該唔多。 但今天唔知點解好有興致打波,我心諗如果落雨,咪自己射射波練習下lor… 黎到三育人唔多,有空場自己打波。 先黎左豬天﹑朱古力﹑廖佬﹑我﹑look﹑mo﹑dickson; 然後陸續黎埋文西﹑我表弟(健)﹑kit﹑薯仔(其實次序我都是亂up的); 後黎lin聰﹑大抽﹑呀田,佢地都黎埋。 嘩….今日竟然有成14個人出現,平時好天都唔會咁齊腳,今日發生乜事?? 鬥左陣波,一邊打波一邊爆發笑彈。 然後玩一個經典又好瘋狂既傳統遊戲:21分! 呢個遊戲睇落好平常,但落雨玩+轟籃呢個指定動作,玩到好「無間地獄」feel,真是笑到肚痛。 落雨打波,真係潮到烈。 令我諗翻中學雞果時我地呢班同學,放學又打,星期六/日又打,有時落雨都熱血潮打… (恕我又感性mode) 呢個年紀大家都開始大個,做一個大人,身邊都開始有人成家立室了,講野做野都要正正經經,所以做人都唔敢太9﹑講太9既野… 但呢班fd,識左十幾年,識於微時,真是可以開懷講9野,然後大家一齊11。 我不是第一次講,其實好難得好慶幸,25﹑26歲,成班人重可以咁大唔透,重可以有果種9gag既情懷。 時光可變,世界可變,人情亦許多都變遷,友共情不變,那種真找不到缺點。 dickson既勾手,薯仔9交波,呀mo唔追波,文西做出人意表既事,lin聰磁力,呀田跌眼鏡…重有好多好多。 大家做既野,唔複雜﹑唔偉大﹑冇特別意義,簡簡單單,一樣可以笑到o的腸都跌晒出黎,笑左十年都重係咁好笑,重係一樣咁真心﹑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