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賈選凝 – 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

狠批《低俗喜劇》羞辱大陸人 京女奪藝發局大獎 以上內文可見賈選凝那篇「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的影評,以下是我自己的個人看法:   中國與香港的文化差異,無論在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九七後,一直都在香港社會造成很大衝擊,這本身就是構成香港本土文化的一大元素。 那位影評作者既看不起那些本土文化,但又嫌香港欠缺本土文化輸出。 說穿了,只是香港非合拍片的本土電影的口味不乎合作者那「香港是中國後花園」的定位罷了。 香港人的那份恐懼,與內地人的那「香港是中國後花園」心態,其實是一體兩面的。 香港人覺得中國人「入侵」削弱本土價值,加上六四事件,所以恐懼。 中國人覺得香港是後花園,滿足他們膚淺的、物質的、消費的﹑文化的需求,是理所當然的,港人反對這種價值,是恐懼,是看不起中國人。 其實那是中國共產黨半百年一直以來的行徑(尤其是六四事件),在中國文化圈裡做成的文化撕裂,那撕裂由政治的意識形態帶到商業﹑文化等社會各層面上的問題。 香港的那種本土文化,其實某程度也只是反映這種文化撕裂做成的文化差異。 低俗喜劇,其實只是其中一套本土小品的商業喜劇製作,單單以它去評論中港問題,單單以它的本土定位就論斷香港本土文化只是低俗﹑色情,未免過於片面。 《香港製造》﹑《去年煙花特別多》﹑《裂日當空》﹑《歲月神偷》﹑《天水圍的日與夜》﹑《桃姐》(我一時間只記起這些),這些都是香港的本土電影,也是對社會有所反映﹑探討,固然未必每一部也叫座,但至少也叫好。 香港電影對社會及人民的關懷,那又是那位影評人有沒有看到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