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個月上左Coach Fui個射波訓練班

[籃球] 早幾個月我上左Coach Fui個射波訓練班。 Coach Fui佢個射波form好似佢既片講解咁,每一個細節位其實都係有一d原因去backup個form。 所以佢個form係好viable,而佢本人係好穩定既射手(佢以前係甲一得分王/3分王)。 但我覺得佢個form係有少少偏鋒,大部份人都難以掌握,所以其實唔係人人適合(包括我就唔係好適合)。 實際上,對任何人來說,最好的form,一定係自己不斷摸索不過的form,實驗驗證theory backup,最後compile成最適合自己身體感覺的form。 上佢個射波班,我最大既得著反而唔係佢教既Form,而係一d概念inspire到我。 1) Coach Fui 成日話「射3分其實唔駛用力。」 你睇佢d片,又的確佢射波好似唔駛用力咁但個波又高又遠又準。 我聽佢講依句,睇佢射,再反思,其實好shocking。 係,其實點解我冇諗過3分其實唔駛用力? 當我有左「射3分其實唔駛用力」既想像,我望住個框,我發覺其實「距離感」變近左。 然後有時我係可以唔駛「出盡力」咁樣都可以射到個波出去。 但,依種想像/距離感,我係要自己一個人落球場靜靜地/慢慢地射波射一段時間,然後先可以間中catch到。 2) 具體去講物理現像就係,我以往只著重用力。 一來用錯地方發力(以前我用手指射波),上完Coach Fui堂之後佢指點過之後我先明,手掌射波係好過手指射波(fade away除外)。 二來我對用力的方法有誤,以為「快」就是「大力」,但這是錯的。 所謂「快」,我以前身體理解是出手快。 但問題是太快離手,我手臂的力都未用盡,手腕就已用盡所有力將波離手,而大部份的力都用在chok旋而非波的投射軌跡。 更甚的是,手腕chok旋的力其實某程度上反而是抵消了身體其他地方的力。 而上完他的堂後,我反思時開始理解到用力「快」「慢」的節奏問題。 […]

籃球逸記:多年研究射波姿勢心得

籃球,射波,我不見得射得很準,但也研究了十多年,也有點研究心得。 十多年的探究,如要歸納成兩字,就是「軌跡」。 「軌跡」有兩重意思: 第一個意思,是「球的軌跡」。 一個射球動作,我們只留意球而不理會人,球由靜止在人胸前到投射出去的整個軌跡。 第二個意思,是「人的軌跡」。 一個射球動作,我們只留意人而不理會球,由拿著球到把球投射出去的過程,身體手腰腳重心動作的軌跡。 射球,就像數學,就像物理,就像一條方程式。 左邊expression是籃框,右邊expression是射球動作。 當你在球場射球,你就是嘗試把兩邊expression串連,砌成等式。 你會發覺一個有趣的情況,當你在一個球場花數小時練習「推波」(很差的動作)的話,就算動作本身很差,你還是能練得「好似準準地」;因為你能強行加上一些constant把兩邊expression砌成等式,然而這方程式卻非全等式。(這個領悟我認為十分重要) 我常常自己一個人去球場射波也會遇上同樣問題,就是當自己練到一些成果的時候,我不能確定那是加上constant balance的等式,還是對的全等式。 有時就算練得「好似準準地」,但當我發覺有些地方不對勁也會停下來,因為我知那種「對」是一種「錯」。 探索了十多年的射球方法,試過很多不同姿勢。 練習過把球定在頭右邊射出去,也練習過定在頭正前方,也練習過定在頭上方; 也練習過把手向上伸直只靠手臂和手腕的微動作把球彈出去。(整個原地射球動作少於0.2秒,但太不準)。 練習過主要用食指+中指+無名指的力把球射出,也練習過主要用中指力,也練習過主要用食指力。 練習過跳到最高點把球射出,也練習過跳起中途就把球射出。 研究了那麼多年,最後的結論卻又很簡單,就是「軌跡」越簡單﹑直接﹑順暢就越好。 以實際例子說明。 以前小時候射球/很多人射球,都是放到頭上un一un再射出去。 那從「軌跡」的理論去看,即是你的射球動作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是把球由胸前靜止到頭上沉一沉,第二部份是藉沉一沉的potential energy轉為kinetic energy把球射出去。 我後來研究的射法是,球由胸前靜止向上垂直升起到頭前上方直接投射,只有一個動作一氣呵成。 我對這「軌跡」的方向是十分肯定的,原因如下: 1)只用一個動作的話error rate會少於用兩個動作。 2)球垂直向上升起直接投射,相比起在頭頂un一un投射,其實前者的慣性會更有效益地帶來動能。 […]

逸事,與同事打波

同teammate & 第二team打波,贏波。 其實我打全場麻麻地,定位是打底/打面兩頭都唔到岸。 (注: 「打底」:在籃底/內線攻守,「打面」:在三分線附近/外圍攻守) 對差不多身高的人,我有身位,但遇著高佬就唔掂, 對住人地隻「面」又唔夠快,自己又射唔到三分, 所以定位有點尷尬。 今場是打底的,但籃底太多人,很難搵食,有時走出去接應。 對方沒有高佬,雙方技術相若,頭三節雙方一分咬緊,最後一節雙方都支力,丟那媽,頂硬上,加緊防守,搶板,入一兩球,最後幾個攻勢守住,一來一回拉開。 btw, 昨晚到了三育練射波。 為什麼下雨去射波? 搵食艱難,有時只是想有個靚場,有燈,靜靜地射下波,沒有金毛,沒有非仔,沒有對手; 但平時常常被人book場冇場打波,沒有被人book場的話也是在鬥波,沒有場俾我自己靜靜地射下波,陰公。 下雨射波,最麻煩的是怕「洗濕個頭」,只要你洗濕左個頭,其實沒什麼好怕,雨其實不會阻到你(個波會重少少,籃板會sin少少,拍波會拍左落水dumb,但射波的話不是太critical的)。 人大了,不能同後生/不用翻工的爭資源……只能避開,alternative地取用資源。 舊波鞋,底穿了的,濕水會吸水﹑發臭,正好射完即棄。

打波要小心身體,保重

之前身體比較差,好一段日子沒有打籃球了。 今天終於襯有空打一打。 其實耐冇打再打好易傷的,所以早一點去射波熱身,打到咁上下見好就收。 眼見朋友們近年常常受傷,我現在心態上也會小心一點。 已非十八廿二了…一切安全至上。 人大了,分得清自己會為些什麼犧牲到幾盡。 分得清自己人生的不同價值觀怎樣去排。 怕受傷,留有用之軀。 有時不單是考慮自己為了什麼可以犧牲到幾盡; 亦會考慮,我犧牲了這事,還可以為其他事犧牲到幾盡? 咁大個仔,要對自己負翻少少責任(所以我上年都開始買人壽保險,死左都唔驚屋企冇錢攪我身後事lol) 我的朋友們,他們熱血我欣賞,自己比較保守穩陣我亦覺得無不可; 旁人能提供意見,但選擇與責任最終是個人的。 即便是相似的處境,不同人也會有不同的合理的選擇。 如我以前所說,我認為人選擇怎樣過活那一刻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實實在在走選擇了的人生的那條路。 作為朋友,我這旁人始終是選擇提醒我的朋友: 打波太拚搏是很危險很易傷的。 打波要小心身體,保重。

打籃球之《激戰》

打波,支力,but身體健康其實都自我感覺良好。 打波打左十幾年,打到廿六七歲,籃球的life cycle的當下這一刻,感覺就像人生事業去到40歲一樣。 體魄未比從前,但心態﹑經驗則豐富了,縱使偶爾也很燥。 很多講中年危機﹑走下玻之類的電影﹑故事,其實都很「男人的浪漫」。 探討這題材的東西,通常也會帶出一個心路歷程: 走下玻,自我形像低落,然後因為某些事覺醒。 摒棄過去的一套,不讓過去成為自己的包袱。 用當下的角度,了解自我,重新出發。 (最簡單直接的例子,就像《激戰》中,他用經驗搭救體能,靈活變通地在最後將弱點變成絕地反擊的絕招。) 必須反思一下,當下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當下自己最能做的是什麼,當下最困難的是什麼。 上擂台不一定為了贏,有時輸左場交,但贏左家庭。 有時人想要的可能只是一刻「活過」的感覺,縱使失去生命,換來的可能只是一個膠袋在空中飄揚一般虛無的存在感,但我認為如果這是人所尋求的,也是值得的。 記住自己是為了什麼上擂台。 真正的對手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 以前細個,打波的心態很矛盾。 一方面只想贏,另一方面卻覺得很虛無。 後來大個一點,心態改變了,沒那麼好勝,但感覺卻更虛無,我找不到一個打籃球的理由。 現在其實很好,人到「中年」,其實很多事也不需要太多理由或交代鳥。 打籃球,其實也是一個了解﹑實踐自我的過程。 籃球場上也有金毛﹑矛波﹑黑社會﹑……其實人可以從中反思到很多伸延的問題。 我也是一直從籃球中得到很多人生的啟法,亦從人生的反思中得到很多對打籃球的想法。 如此,那打籃球其實亦即我的人生,兩者也是自我的投射。 在籃場上,我要努力去贏,是因為我要戰鬥,人生必須不斷的戰鬥,這是在實踐自我而不是虛無。 雖然,我還是沒法給出一個理性的解釋去解答虛無。 但我解脫了,放下了執著,我不是哲學家,我只是一個存在著的平凡人,做自己就夠了。 既已渡了這個彼岸,那舟也好,那海也好,也就再本來無一物鳥。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球場上那可愛片段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球場上那可愛片段… 今晚一班中學同學又約三育打波。 平時多數小貓5﹑6隻蒲頭。 天似會落雨,心諗會黎既應該唔多。 但今天唔知點解好有興致打波,我心諗如果落雨,咪自己射射波練習下lor… 黎到三育人唔多,有空場自己打波。 先黎左豬天﹑朱古力﹑廖佬﹑我﹑look﹑mo﹑dickson; 然後陸續黎埋文西﹑我表弟(健)﹑kit﹑薯仔(其實次序我都是亂up的); 後黎lin聰﹑大抽﹑呀田,佢地都黎埋。 嘩….今日竟然有成14個人出現,平時好天都唔會咁齊腳,今日發生乜事?? 鬥左陣波,一邊打波一邊爆發笑彈。 然後玩一個經典又好瘋狂既傳統遊戲:21分! 呢個遊戲睇落好平常,但落雨玩+轟籃呢個指定動作,玩到好「無間地獄」feel,真是笑到肚痛。 落雨打波,真係潮到烈。 令我諗翻中學雞果時我地呢班同學,放學又打,星期六/日又打,有時落雨都熱血潮打… (恕我又感性mode) 呢個年紀大家都開始大個,做一個大人,身邊都開始有人成家立室了,講野做野都要正正經經,所以做人都唔敢太9﹑講太9既野… 但呢班fd,識左十幾年,識於微時,真是可以開懷講9野,然後大家一齊11。 我不是第一次講,其實好難得好慶幸,25﹑26歲,成班人重可以咁大唔透,重可以有果種9gag既情懷。 時光可變,世界可變,人情亦許多都變遷,友共情不變,那種真找不到缺點。 dickson既勾手,薯仔9交波,呀mo唔追波,文西做出人意表既事,lin聰磁力,呀田跌眼鏡…重有好多好多。 大家做既野,唔複雜﹑唔偉大﹑冇特別意義,簡簡單單,一樣可以笑到o的腸都跌晒出黎,笑左十年都重係咁好笑,重係一樣咁真心﹑開心。

清晨5點,球場射波

清晨5點去了球場射波 半夜清晨去射波,是因為日間球場永遠也有很多其他人在,平日日間我也要工作 天是黑的,四周是寧靜的,無論日間球場有多少MK﹑金毛﹑衝突﹑暴力……來到晚上不復存在,只有寧靜 很好,寧靜的球場,我可以邊去打籃球邊去靜靜把人生好好思考一下 有件事,是多年來始終不變,就是我一直認為籃球能體會人生,而人生亦能體會籃球(亦可將籃球replace做讀書﹑programming﹑足球﹑工作﹑……) 用玄一點的說法,就是「道」其實是體現於世上萬物之中 隨著知識增長,學懂更多分析﹑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人生經驗增加,心理質素成長,更多直覺,這些都是對籃球有幫助的 近十年來,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問題大概是「如果打得更好?」 我說「大概是」,是因為隨著自己年齡轉變﹑求學/工作階段轉變﹑球技轉變﹑心境轉變,這問題的背後目的﹑實際內容一直在轉變 但主要研究比較多的還是很基本的原地射球的姿勢 其實原地射球是一切的根本,我認為比走籃更為基本 我的理論是,切入上籃﹑走籃,你只能在籃下有空位/無人時才做到,而作為防守者,要防對方切入,只要拉後防線就可以,還可以爭取空間協防其他人 而射球,即使只是原地射球,射得準的話,對方不得不派一個人長期緊貼你,這樣就較能反牽制防守者,為隊友爭取空間 就自己而言,對方不得不緊貼,亦代表對方要更快的反應去防守你切入,對自己切入亦有好處 這就是左曲右回,上襲下攻,前進後擊 這些年來一直在摸索著姿勢,試過不少的嘗試,但每次或許捉到一點感覺,但過一段日子之後又發覺不行 這就像是普通的一個科學研究做實驗,亦像寫code要debug一樣 射球是一個mapping問題,射球姿勢就是一個model/program去解決這問題 慢慢試,不斷觀察,去找問題所在及解決方法 每次找到一個好像是對的model,但其實可能只是在實驗過程中,不斷calibrate去quick fix一些因素,例如籃框的高度大小形狀﹑距離感﹑手感﹑球的重量﹑球的手感﹑體力etc 所以map對了,不代表這是一個能generally被接納的方案,往往經不起時間考驗 話說回來,這次射球練習 這次的設想是,把球放在中間偏側,向上方射出 練習了一回後感覺不錯,但又立刻想到這其實有問題(又是calibrate了的錯覺) 其實一個很大問題是,我用手力太多,而不是用全身輔助的力 那多用腳力﹑手腳協調才是問題所在 又,我一直慣了腳un一un才射,那是另一個錯誤的地方 問題有二: 1) […]

打波逸記

有時打一場10分既比賽,輸到9:0既結果,係幾灰心 打逆境波時,究竟你重相唔相信你會贏?你可以贏? 其實我不太相信的,雖然我也試過這種情況下反勝,但我也不太相信 就算才剛剛發生完這種事,我還是不太相信 但可能有時專心到沒為意分數是幾多,所以壓力不存在,反勝的結果就可能在這情況下莫名其妙地出現 我想,在球場上我還是很想贏的,但我沒從前的那種自信 想贏是一回事,信心是另一回事  

今晚落左街場射波

忽然間想take個break,唔想翻工放工又翻工,所以今晚9點幾自己落街場射下波 射波依然係咁唔準sosad,之後同幾個後生仔鬥下波 我再一次有種感覺,自己真係老左,體能差左 其中一個隊友,好有活力,對手帶到去半場佢都追波,進攻又好有活力咁鏟 我望住佢,我再望下自己,我防守時冇做緊貼防守,只係用緩慢腳步用一米距離去防守 我進攻唔太aggresive,背籃慢慢進攻為主 唔係刻意保留體力,而係而家好難支持以前果種體力性打法 以前可以一場波後半段果4﹑5分連diu時都谷到盡去緊貼防守,又好aggresive咁去進攻﹑搶板 而家爆完幾分之後,會開始冇乜力去防守,攻又冇力攻 另一個改變左既係心態 以前既我會有種心態,只要我拎到波就入到波,只要隊友俾到波我就會贏,我係有少少唔make sense既自負 但而家會明白,自己一個去拎分,可能間中入到幾球高難度既波,但炒既會更多,體力會快o的見底,冇體力就好快玩完 下意識影響下唔敢去得太快,唔敢攻太多,唔敢鏟太多,就算o係高位都寧願背住對手hold住個波壓埋去感覺安全o的   熄左燈同個後生仔射下21分﹑射key傾下計 佢中三,就黎過英國讀書,打左幾年波(都射波準過我了sosad),襯就過英國所以呢排成日打波,平時打開夜晚,因為夜晚o的人勁o的,今日下晝4點幾已經開始打(打到11點幾) 佢話今晚先第一次o係呢個街場見我打波 係既…我而家已經好少落去打波 每日翻工放工個人其實已經都少少支力,我o係佢個年紀果時都可以一星期打5﹑6日波,而家唔得lu 而我亦知道,其實我唔係真係好鍾意籃球,不過我覺得穿針果下視覺效果幾好,果下既聲又幾好聽~haha 呢樣skill我train左好多年,可以打下做運動身體健康 而且有時唔想生活太過平板,打下波做下運動感覺上可以break一break調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