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舞派

放工去了看《狂舞派》,幾好睇。 (注意劇透) 可能我見識少,最後主角們比賽的一場戲,跳的舞幾令我驚喜。 原來沒有一隻腳也可以跳得如此出色,原來手也可以跳舞而且還如此配合。 這部戲,它的定位,就是一班舞者the way they dance的故事。 它沒有用一班知名明星然後叫他/她們扮舞者矯揉造作地跳舞。 它沒有採用一種豐富劇情的故事框架去深入描寫舞者的心深感受與歷程。 它選擇了一個比較普通的故事(都ok啦),呈現一班真正的舞者的舞技,把舞釋放到觀眾面前的感覺。 這是這電影所作出的選擇,這選擇總好過很多毫無個性﹑定位模糊的電影。 我覺得最有感動的不是「為左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而是看到一班人跳舞的時候會笑,手腳也會笑,一班有heart的舞者去拍出這一部有heart的電影。 香港實在需要有heart的電影,而不只是娛樂圈。

《攻。元2077》

我喜歡這類型的電影——疑真疑假,就像《Inception》﹑《Shutter Island》﹑《Memento》﹑《Following》那種。 不過《攻元2077》的橋段不太高章,一開始就告訴你主角被洗腦,又有外星人入侵,那時候我大概估到故事橋段。 故事中有不少我想不通的地方,不知算不算bug。(劇透警告) 1) 為什麼外星人要大費周章弄些Jack的複製人出來故弄玄虛? 故事中有提及,因為Jack是人類的精英 但為什麼不簡簡單單地用機械人? 全部用機械人其實會比較efficient 2) 為什麼人類要發射訊號把太空船船員引導回地球? 故事中好像沒有直接解釋過。 其中有一個有點伏筆味道的位置,是當那個中將問摩根費曼為什麼信任他(云云複製人中的這一個Jack),摩根費曼答:「因為她簡選了他」 以我理解,這代表人類引導太空船船員回地球,是為了Julia,因為可以用Julia去Test這個Jack。 如果Julia愛上這個Jack,這代表這個Jack是具人性的,是可倚靠的Jack。 但我又會質疑,人類重大命運,用這個方法去測試,是否有點兒戲? 3) 為什麼最後Julia會有個女兒?(因為那一夜纏綿? OK) 為什麼又會有個Jack出來,與Julia團聚? 可能性一: Jack沒有死 (我都只係up下,呢個太牽強) 可能性二: 這個Jack是其他複製人 地上有N個Jack的複製人,這個Jack又有何特別之處? 可能性三: 這個Jack是之前與Jack(甲)搏鬥的那個Jack(乙) 因為只有甲乙兩個Jack見過Julia,甲已死,乙可能因為見過Julia與及另一個自己,因而刺激起記憶,記起往事 我認為這個可能性是最大的 […]

回應「賈選凝 – 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

狠批《低俗喜劇》羞辱大陸人 京女奪藝發局大獎 以上內文可見賈選凝那篇「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的影評,以下是我自己的個人看法:   中國與香港的文化差異,無論在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九七後,一直都在香港社會造成很大衝擊,這本身就是構成香港本土文化的一大元素。 那位影評作者既看不起那些本土文化,但又嫌香港欠缺本土文化輸出。 說穿了,只是香港非合拍片的本土電影的口味不乎合作者那「香港是中國後花園」的定位罷了。 香港人的那份恐懼,與內地人的那「香港是中國後花園」心態,其實是一體兩面的。 香港人覺得中國人「入侵」削弱本土價值,加上六四事件,所以恐懼。 中國人覺得香港是後花園,滿足他們膚淺的、物質的、消費的﹑文化的需求,是理所當然的,港人反對這種價值,是恐懼,是看不起中國人。 其實那是中國共產黨半百年一直以來的行徑(尤其是六四事件),在中國文化圈裡做成的文化撕裂,那撕裂由政治的意識形態帶到商業﹑文化等社會各層面上的問題。 香港的那種本土文化,其實某程度也只是反映這種文化撕裂做成的文化差異。 低俗喜劇,其實只是其中一套本土小品的商業喜劇製作,單單以它去評論中港問題,單單以它的本土定位就論斷香港本土文化只是低俗﹑色情,未免過於片面。 《香港製造》﹑《去年煙花特別多》﹑《裂日當空》﹑《歲月神偷》﹑《天水圍的日與夜》﹑《桃姐》(我一時間只記起這些),這些都是香港的本土電影,也是對社會有所反映﹑探討,固然未必每一部也叫座,但至少也叫好。 香港電影對社會及人民的關懷,那又是那位影評人有沒有看到的一面?

《一代宗師》

《一代宗師》這套戲是有一條貫徹的主線,那不是宮若梅,也不是葉問,而是功夫的境界漸進,成為一代宗師的歷程。 在戲中我比較有深印象的有: 宮若梅 <> 葉問 宮若梅父親的死 <> 葉問妻子﹑朋友的死 宮若梅的下場 <> 葉問的下場 功夫的三種境界: 見自己 -> 見天地 -> 見眾生 宮若梅的戲份很多,相比下葉問的戲份不多,但葉問的面貌主要是靠宮若梅的對比去側寫出來。 掙扎於天地之間的宮若梅,側寫了已參透了天地的葉問。 在見天地的過程中落得的悲愴下場,側寫了參透天地欲見眾生的大智慧。 只要將戲中所有主要的對白與意境串連起來,就會看到這部戲的中心思想: 沒有身後物,只有眼前事; 寧思一分進,莫思一分停; (留)不停留於過去;(去)去面對目前與將來。 功夫兩字,一橫一豎;錯的倒下,對的站著。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還有一山高,過份執著尋天地者最終必倒下; 只有參透了天地見眾生的,才能最後都站著,成為一代宗師。 ----------------------- 早前才剛看完《東邪西毒》 《一代宗師》戲中的老猿掛印,與及官若梅的最後日子,令我想起《東邪西毒》中的一段對白與場境: […]

孤星淚

老實說,早前才剛看完《Z高達》,真的覺得《孤星淚》有點相似 Z高達,我看到的是一班小朋友/英雄在戰爭裡打到敵人落花流水 更深一層的是背後的戰爭的殘酷,與及小人物的無奈 而孤星淚,表面上是一個沉重的人在救贖自己,以及一對小戀人在革命浪潮裡的故事 更深一層的卻是社會的不公平,貧窮﹑弱勢的人活得毫無尊嚴,人民的怒吼,為自由而反抗,為理想而犧牲,革命的浪潮,永遠殺不死的信念 其社會背景﹑對自由與希望的信念的肯定,才是故事真正想呈現的東西 我總是很喜歡充滿信念的事物 所以當我那三次聽到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時,我都覺得很感動的 那是代表那個時代(and現在?)的血與淚 貧窮﹑弱勢的人永遠是社會的犧牲品 即使經歷第一次革命,社會只是換了統治者,社會還是一樣黑暗,貧窮﹑弱勢的人仍然是犧牲品,活得毫無尊嚴 究竟要經歷幾多苦難,要幾多看是無謂的犧牲,人類才能得到幸福與尊嚴? 我明白這或許是人類的宿命 人類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幸福 社會永遠有黑暗 貧窮﹑弱勢的人始終是社會的犧牲品 而總有一些人會不斷去為理想抗爭,而又很多都犧牲 社會總是經歷不斷的浪而向前 不斷的正反合,如果根據某些理論,是歷史的命運 但我卻不想冷血地把一切當做歷史的宿命 我會為歷史中,為理想為所謂正義為自由﹑平等﹑愛而犧牲的人的信念而感動 存在,活著,實踐自己的價值觀,這就是存在的意義

由《迷幻列車》講起生活態度(非影評)

《迷幻列車》 沉淪毒品,沉淪物質生活,兩者本質是相似的 主角與朋友們選擇毒品,不是因為反抗物質生活,只是逃避現實與美好的落差,他們沒有選擇 主角從來不真正知道自己要什麼,最初他只是不屑物質生活與現實世界,最後他只是不屑一班無蘗可救的「朋友」 而且他已經有了一筆錢,為他帶來了一點希望,他不再是「沒有選擇」,所以他選擇了投向戲一開始他所不屑的「希望」﹑物質生活 但顯然,他亦明白他只是再次不斷的「追求」虛無的東西直至死亡 這部戲有批判物質生活﹑資本主義本質的成份 另一樣能看到的,是人類一生不斷的去逃避,逃避人生的不安﹑無意義﹑虛無﹑焦慮 不斷找一些東西分散注意力,不斷找一些safety zone… 以上是我從電影所看到的 以下是與此有些許相關的對生活的感受 關於物質生活﹑資本主義 說到底,香港地,我們當中又有幾多人能不用交易﹑不用銀行戶口?是不切實際的,是沒有選擇的 制度是有不好的地方,我也認同現在這種經濟結構﹑社會結構是有問題的,但社會是會不斷演化的…(不off topic了) 人生意義如只在於物質,則是膚淺的 既人生意義非只在於物質,那選擇物質生活又有何不可? 問題不真正在物質生活本身,而是我們不知自己追求什麼,找不到人生意義 「生活」是否全等「沒有選擇」呢? 我又不認為現實是如此殘酷的 選擇是很有限的,但很多情況下不是單一的 至少,我們能選擇去反思,選擇自己的想法 我們縱未必有能耐改變整個世界,我們還是有可能改變身邊的人與事 我們未必能選擇做李+成兒子一出身便享榮華,我們還是能找一點生活的趣味 像面對香港的社會問題,可以選擇覺醒﹑睡著﹑裝睡 這個世界有 butterfly effect ,因果是有道理的(阿媽係女人lol),如果我們覺得自己如何選擇根本沒有分別,那就是我們自己親手扼殺本來未知的可能性了 […]

《圍城》

《圍城》,同樣很切入現實社會,同樣以年青人為主,但主調卻黑暗陰沉得多,以一個悲劇側寫社會(天水圍)的悲情一面 家庭問題﹑青少年問題﹑黑社會﹑毒品﹑犯罪﹑貧窮……無數社會問題,一環扣一環 《圍城》與《天水圍的日與夜》(The way we are) 前者看到最悲情陰暗的一面,後者看到悲情城市中的溫情簡樸 我認為能將兩套電影串連起來的是,家庭與溝通對下一代的影響很其重要 家庭問題引起的青少年問題,放在香港其他地方,可能是一個《烈日當空》的故事 放在天水圍,比較多其他社會問題,就成為《圍城》 而母慈子孝,the way they are,就可能是《天水圍的日與夜》 這關係未必是必然的,但卻是那些電影所呈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