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 青春萬歲(1999)

由於看完之後有很多想法,所以再POST一次這集《鏗鏘集》。 短短22分鐘,題目是青春萬歲,由幾位當代青年人的角度去剖白他們的故事,帶出很多很多東西。 有關於戲劇的,有關於理想,有關於現實的,有關於讀書的意義,有關於考試制度的反智,有關於教育與社會出路的反思。 亦提及過香港人的普遍心態問題: 被婚姻框死﹑被樓宇框死﹑讀書被學位框死,物質化,形式化,金錢至上,單一價值欠缺多元化。 很多對社會的反思,在九十年代適用,但很遺憾在2013年沒有一句說話是脫節了的。 那3位年輕人正值十八年華,卻說得出五四﹑六四,深思過理想與現實。 在18歲時,中六七的時候,我是怎麼樣的一個我? 我記得那時候的我有多年寫網誌的習慣(由中四﹑五開始),然而想的都是很虛無飄渺﹑離地的東西。 例如我會想基督教的問題﹑宇宙是怎麼來,但我卻沒有讀過幾多書本知識,沒有讀過幾多哲學/社會/政治理論(即使是今天依然沒有根柢)。 比較多想自己的想法,少去關心社會發生什麼事。 那些年,對六四的看法,我打過一篇網誌,內容是說,六四就讓它過去,平不平反也不重要,最重要是今後的政治改革。 那時的我,其實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了解,什麼也沒想清楚。 年輕的青澀,掘強卻又迷茫,率直任性但有些道理卻令大人汗顏,無數成長的矛盾,其實很touch到我。 令我想起少時的自己,掘強卻又迷茫,率直任性但有些道理卻令大人汗顏。 故事最後黃翠如說了一句話:「家人為我犧牲了那麼多,我絕對應該為家人犧牲自己的夢想」 其實我也認同這種想法,人生在世,為他人作嫁衣裳是痛苦的,為自己的理想是爽快的。 不過為身邊的人有點妥協,其實也是一種責任感——直至你有能力照顧身邊的人而同時追尋夢想。 這種覺悟是見證到一個人的成長。 莫說是十八年華,即管二﹑三十歲,很多人儘管得到工作能力的歷練,賺到錢,懂得看眉頭眼額,懂得玩email,懂得說話溝通技巧; 卻不代表會有那份反思﹑批判﹑探究的求知欲,也不代表有一份關心社會的情懷。 那一種人,你是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一個靈魂的。 這樣的女孩子,就更少了,所以詩人才在詩中寄語,寄語於詩裡的燈火闌珊處。